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八一】明天,我将是新娘(散文·家园) 记叙文赏析句子的步骤

2019-06-30

【八一】明天,我将是新娘(散文·家园) 记叙文赏析句子的步骤

作者:游戏积分:0防御:破坏:阅读:155发表时间:2019-06-2913:23:26摘要:别人的新娘是开开心心的,而我却多了几许忧愁,母亲这阵子的种种表现,怎么也让我放心不下,她的眼角里分明有对我的不放心与不舍。

此时的我,心如乱麻,微风吹来,却搅乱了我的思绪。

独自坐在“香格里拉”宾馆的床上,听着隔壁房间三位伴娘的朗朗笑声,可我怎么也笑不出来。 移步窗前,没有月色的夜空,似我阴沉的心情。

路旁的霓虹灯在眨巴着眼睛,似乎在笑我的多情。 我努力挤出一丝丝笑,将嘴角向上提起,但内心的思绪还是缠绕着我。 别人的新娘是开开心心的,而我却多了几许忧愁,母亲这阵子的种种表现,怎么也让我放心不下,她的眼角里分明有对我的不放心与不舍。 此时的我,心如乱麻,微风吹来,却搅乱了我的思绪。

  再过几个小时,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 明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但似乎还没有准备好,姑娘时的自由将在今晚彻底结束。

我端起桌上的一杯水酒,一饮而尽,算是告别了今生的独处。 阡陌红尘将与我心仪的男子相伴,将爱的花骨朵撒落在情的诗意里。 此生有爱,足矣。

此时的我,又莫名地兴奋起来。

  微信发出“嘟、嘟”声,是母亲关切的慰问。

父母亲正与亲戚好友们乘坐中巴车飞驶在高速公路上,我想,母亲的一颗心早已飞到我这里。 以前,她过多的关心,有时会让我心烦,但是细想,那都是“爱的叮嘱”。 佛说:“这一世所有的相遇,都是上一世的重逢。 ”也许我们母女早已在前世结下了“不解之缘”,今生滋生着万缕情思。

一句问候,一声关怀,那都是前世的情愫浸泡的诗句。 母亲的爱,便是我人生中的一场风景。 母亲生命里的清欢,都是我记忆里的花朵,被我雪藏在脑海里。

  曾几何时,我不再是一个小女孩,与母亲若隐若现。

晚归的我,常常能听到母亲熟睡时的鼾声,像一首拉响在清寂夜晚的乐曲。

我站在房门前,静静地听,仿佛是母亲行驶在远航时的马达机器声。 母亲这艘盛满爱的小船,早已是被风雨浸浊得失去原先的光华。

而我经不住外界花花绿绿的诱惑,一只脚早已跨出了船弦。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看着日夜老去的母亲,我感觉到她的不入时与时代渐行渐远。 而母亲的脾气在最近一阵子变得莫名的大,似远航的船儿经历那些波浪海涌,此起彼伏。 我用不解的眼神看她,只看到无神的眼睛下潮湿的帘幕。

也许她的心中经历过无数的焦虑与忧愁,她对我这三十年来用尽了心,如今我即将远嫁,是她最不能接受的。   我的新郎,是我的初恋,十年来的分分合合才走到了此步。 若是要将自己比喻成一朵花,我愿是一朵清新的莲花。

若是要将爱人比喻成风花雪月,那他便是夏际的风,吹动着莲儿花开的盛典,我愿寄居在莲儿清寂的芳魂里,在清冷的月光下在爱人的怀里做着悠幽的情梦。   也许我是属于夜晚,因为我出生于深夜,接近凌晨的秋天里,我喜欢夜晚的清幽,所以我常常玩耍到子夜。 母亲从小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根本无法接受我们年轻人的夜生活,曾无数次地板着脸教训我,而我只当耳边风。 如今想来,我是不是有点过份。   婚后的生活,将由不得我胡来,生活必须规律起来,我也将收起贪玩的心,用母亲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学着做为“人妇”。

  再过几小时,我便是他的新娘。 脱离母亲的眼线,我将成为成熟的大人。

我的如莲花期将盛开在属于他宽厚的胸怀中。 母亲的身影和对母亲的思念连同母亲欲说还休的心绪,都将寄居在我心中,永远埋藏起来。

  记得十多年前我的一场病痛,我曾对着母亲许下诺言:“今生今世,我都要对你好。

”而这些年来,我奔赴在生计的忙碌中,只顾自己的小情调而忽略了对母亲的爱恋与膝下承欢。

而近六十的母亲却像个小孩子似的,对我有了一种彻头彻尾的依赖。

我曾联系好的美容医疗机构,交了钱预了约,而她只因我不在身边打了退堂鼓,仅仅只是五分钟的一种注射,怕得血压飙升,最后草草地逃了出来。

我难以想像,我不在她身边的日子里,她要经历怎样的内心强大才能克服原本不需要害怕的东西。

我的眼中,母亲年轻时的坚强与能干,似乎全没了,变成了只会依赖于我的一名“老小孩”了。   再过几个小时,我将远离母亲,做一名南京人的媳妇。 对于我来说,很平常。

可是,母亲常常挂在嘴边的“远嫁”,使她夜不能寐。

她是聪明人,学着自己调整,每天的朋友圈都在晒我的照片和一些寄寓我的美好词句,也许这便是她心路的写照。   我的心底有一种厚重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耳语,如同母亲就站在我面前。 抬起腕,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母亲他们也应该到了。

为了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下,我打开了床头前的电视机,正在播放小品相声的娱乐节目。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我起身打开门,是她,正在我思念着的母亲。   母亲张开手臂,像母鸡护着小鸡似地急急走过来,我一下子扑到母亲的怀里,也许这是我婚前的最后一次发嗲。

母亲抱着我,父亲放下了行李,看着我们笑。

  我们简单地说了几句,便坐下盯着电视机看了一眼。 “这些年,甭管谁,只要聘姑娘,我都心里头别扭,舍不得,就是我刚才这么闹腾,我就是想多拖一会,能拖一天是一天……”这是冯巩的小品《小棉袄》。

此刻,我总算明白,母亲前些日子那无法理解的情绪大变,原来是小品中所言的“心里头别扭”。 我向母亲看去,母亲的眼里分明有着泪滴,她转过身来,假装在找寻着什么,然后悄悄地抹了眼泪。 我知道母亲好强的性格,这三十年来,我很少见到母亲的眼泪。

  母亲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站起身来对我说“早点休息吧,我们走了。

”我跟着母亲的后面想送送母亲,却见母亲猛地一回头说“明天,你就是别人的新娘了,要学会好好做人家的媳妇,不要老是想着我……”说完,母亲便转过身来跨出了门外。

  我站在门旁,望着母亲不再年轻的背影,眼泪忍不住滚落了下来。 关了门,我一头扑倒在床上……共2156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这是一个即将做新娘女子的心灵告白。 作者没出嫁前对母亲唠叨,对母亲莫名的发脾气,以及对作者过多的关心,有时会让作者感到心烦,可真的远离母亲就有一种思绪在心里,母亲的爱将被雪藏在心间。

十年来与新郎的分分合合终于修成正果,母亲的嘱咐,要学着做为“人妇”远嫁南京的媳妇将带着父母的祝福,走向新的生活。

作者构思立意不错,感情真挚,文笔娴熟,语言诗意而灵动,文字柔美,极富美感,暖暖的文字,一篇不错的散文。 推荐阅读。 【编辑:闲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