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河北也有孙小果似的人物

2019-07-10

河北也有孙小果似的人物

  唐山也有孙小果式的人物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原农牧局局长马景忠,在位期间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上级惠农项目资金,他想给谁就给谁,应该得到项目补贴的农民得不到,而是以亲友名义虚列项目,编造养殖场农场,套取国家资金,揣入自己腰包,群众意见很大,多次向上级检察院和纪委举报。 2012年初,丰润区人民检察院对他立案侦查。

初步查明,马景忠贪污惠农资金200多万元,受贿将近3万元,还有滥用职权,挪用农业技术员补贴100多万元用于吃喝玩乐。

2012年被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4年,同案犯庞俊军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2012丰刑初字第408号),他们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丰润区人民法院改判主犯有期徒刑12年半,同案犯有期徒刑11年(2013丰刑重字第11号)。 二人仍不服再次上诉,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改判主犯可景忠有期徒刑两年零八个月,同案犯庞俊军无罪释放(2014唐刑终字第246号)。 此时距离马景忠被拘捕,正好是两年零八个月,具体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外界不得而知,群众很难理解。

此判决一出,震惊全区。

马景忠的贪污罪被抹得一干二净,大家都在纳闷,马景忠庞俊军的贪污罪不成立,那么国家的钱到哪里去了?马景忠庞俊军虚报养殖场套取国家资金就都成合法收入了吗?庞俊军被无罪释放,那么丰润区检察院法院就是办了冤假错案,甚至当事法官检察官涉嫌枉法判决罪,那么谁来对这起冤假错案负责。   马景忠庞俊军被释放以后,不是痛改前非重新做人,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四处打探,是谁举报了他,是谁整了他,意欲打击报复;然后又到农牧局大吵大闹,对马景忠下台之前上报的假项目,在服刑期间没有落实资金的,还要求落实资金,继续套取国家补贴。

这些项目的总金额将近500万,是在接任的农牧局局长到任以后,发现项目是假的,并且邀请唐山市农牧局的有关领导和专家进行了现场踏查,决定不再落实的项目。 但是马景忠并不死心,指使庞俊军和社会闲散人员,到农牧局大吵大闹,然后又组织人员围堵农牧局大门,没有达到目的,就进一步组织几个不明真相的妇女,爬上农牧局的楼顶上演跳楼秀,逼迫农牧局领导就范,此事惊动了区领导,区领导安排公安部门和消防队现场处置,才没有酿成大祸,但是他的虚假项目仍然没有得到落实,这时他就罗织罪名,诬告陷害农牧局领导以及项目管理人员,也包括他怀疑曾经举报他的干部群众。 后来他又要求农牧局给他重新上报一个一千万元资金项目,农牧局在研究了它上报的材料并现场考察以后,发现它不具备承担项目的资格,没有上报该项目。 因此他更加怀恨在心,诬告陷害活动更加变本加厉。

  与此同时,二人出狱后向法院提出赔偿要求。 对此,唐山市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出具抗诉书指出,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判决‘’定性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判决错误,对主犯量刑不当,对从犯判决错误。

‘’于是,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回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

该院在压案八个月后,于2017年11月9日开庭再审,开庭以后又压案五个月(法律规定要求三个月审结,特殊情况下经院长批准可以延期三个月),本应结案却不出判决结果,最后在各方压力下拿出一个发回丰润区法院重审的意见(注:此案已发回一审法院重审过一次,又再次发回重审,是否符合案件审理程序)。   2018年11月26日,丰润区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马景忠贪污受贿案件,并且进行了网上直播,丰润干部群众四千多人观看了网络直播或录像。 2019年4月中旬,丰润区人民法院再次作出一审判决,判处马景忠有期徒刑7年,庞俊军有期徒刑6年。 二人仍然不服,又提出上诉,目前案件在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之中,按照法律规定,应该在上诉之后两个月之内审结,目前还没有任何结果,仍然未对二人实行任何强制措施。

  另外在此过程中,许多干部群众继续举报马景忠的腐败行为,甚至举报到了河北省委巡视组和中央巡视组,也没发现任何部门对举报内容进行调查核实。   这起案情并不复杂的贪污惠农专项资金案件,历经拉锯式的5次庭审长达6年之久至今未结案,并且对犯罪嫌疑人未采取任何强制措施使,为其订立攻守同盟,伪造虚假证据提供了可趁空间。 并且犯罪嫌疑人继续在社会上兴风作浪,背后的保护伞是谁大家不得而知,其过程与孙小果案件极其相似。

  此案可谓一波三折,审理过程离奇,情节堪比电视剧,使犯罪嫌疑人在长期审判未决提供的空间里逍遥法外(并且三个判决书至今没有在网上公开)。

  最终腐败分子究竟下场如何?期待主持正义的社会各界人士和法律专家学者上网观看该案审判过程,并发表评论,提出您对本案判决的看法和建议,让我们共同维护法律尊严,维护法律公正公平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