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宋代史书编传新趋势及其特点

2019-07-26

宋代史书编传新趋势及其特点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在史学自身、教育文化、印刷制图技术以及史籍社会需求等诸多因素共同促使下,宋代涌现出诸多简明直观类、易读便诵类、形象生动类以及综合实用类等普及、实用性史著,并且以上史著编传目的较为明确,叙事内容简明、易晓,甚至实用,它们不仅能够满足童蒙、科举士子以及专业人士等诸多社会阶层对史学知识的多样化需求,而且还受到一些社会名流或者学术精英认可、推崇,它们极大地提升了宋代史书的普及化程度。 这种史书编撰与传布所呈现出的新趋势,既是整个宋代史书编传活动的重要亮点,也是宋代史学繁荣与发展的突出体现。   关键词:宋代/史书编传  作者简介:燕永成,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   随着宋代崇文国策的积极推行以及教育文化的蓬勃发展,民众渴望获取更多知识的需求日益高涨。 宋代作为雕版印刷迅速发展的时代,这场技术革命在当时日渐展现出强大的社会冲击力,它不仅给广大读者带来了福音,而且也极大地刺激了书籍编撰者、刊刻者以及传布者的热情。 其间,宋代史家以及史书刊刻家与读写者在编撰与传布史书时,能够针对观览者的阅读习惯以及现实社会需求,推出便于参阅以及易于流传的史书,并且随着这类史书数量以及种类的增多,它们不断满足着童蒙、科举士子以及专业人士等诸多社会阶层对史学知识的多样化需求。

这些普及、实用类史书的不断涌现,不仅极大地提升了宋代史书的普及化程度,而且使得宋代史书编传呈现出了新趋势。 那么这种新趋势的具体表现如何?又有什么突出特点?其主要成因有哪些?  一、史书编传新趋势的具体表现  随着宋代史书编修种类与数量日益增多,史书传布范围逐渐扩大,广大读者偏爱阅读与传布叙事简明、观览便捷、形象生动以及方便实用类史书的特点,适时被敏感史家乃至刊刻者高度关注,于是在印刷业强力助推下,这些史书编撰者便有意识地编撰了以上诸类史书,而这些史书与原本就易于流传的史书被不少传阅者所接受,由此便涌现出诸多颇受传阅者喜爱的普及、实用类史书。

  1.简明直观类史书编传得以快速发展。 宋代史家众多,史书种类多样。 其中既有以繁富著称的大型史著,也有卷帙适中的简明史著。 由于受到有效阅读时间与阅读深浅度、文化教育水平与学术追求等因素制约,不少阅读者更喜好参阅叙事简明类史著。

而在该类史著中,既包含特意改编之作,又不乏新撰史著。

在改编形成简明类史书方面,一是考虑到读者参阅时间有限,一些史家对卷帙巨大的史书做了化繁为简式改编。 如鉴于古代史书繁多而难以领略,司马光撰成《资治通鉴》294卷,以方便世人参阅。

但该书编成后,能够连贯通读至终篇者极少。 史载:“司马光尝语人曰:‘自吾为《资治通鉴》,人多欲求观读,未终一纸,已欠伸思睡。

能阅之终篇者,惟王胜之耳!”①正缘于此,司马光又撰成《通鉴举要历》80卷,陈振孙对此指出:“《通鉴》既成,尚患本书浩大难领略,而《目录》无首尾,晚著是书,以绝二累。

”在该做法直接影响下,撰有巨著《续资治通鉴长编》(以下简称《长编》)(980卷)的李焘,亦撰有《举要历》80卷。 陈振孙评论道:“大略皆温公旧规也。

”②总之,以上二位史家自觉将自己的史著化繁为简,不仅满足了读者多层次阅读需求,更对原书流传提供了多样化保障。

当然,对原著化繁为简者并非仅限于作者本人,如沈枢撰有《通鉴总类》20卷,清四库馆臣评论道:“《通鉴》浩博,猝难尽览。 ……(沈氏)则采摭精华,区分事类,使考古者易于检寻。 其书虽陋,亦不妨过而存之也。 ”③由此可知,四库馆臣虽不甚满意沈氏改编,但却承认其具有“易于检寻”的实用效果。 如此等等。   二是一些史著卷帙虽不算大,但宋人为使读者从多方面把握其内容,于是以新体例、新方式加以改编,并且收效显著。

如王当“幼好学,不治章句,博览古今,所取惟王佐大略。 ……著《春秋列国名臣传》五十卷,人竞传之。 ”④可见王氏将《左传》改编成传记体后,竟取得“人竞传之”的良好效果。 又如徐得之编有《春秋左氏国纪》20卷,其“自周而下,各系以国,又因事而为之论断。 ”⑤陈傅良在该书《序》中指出:“学者诚得《国纪》,伏而读之,因其类居而稽之经,某国事若干,某事书,某事不书,较然明矣。

”⑥可见以分国纪年的该书,比《左传》叙事更为明晰。 再如翟汝文鉴于范晔《后汉书》“语近词冗,事多注见”,“乃删取精要,总合传注,作《东汉通史》五十卷。 ”⑦可见由《后汉书》精加工而成的《东汉通史》,更便于读者参阅。

  三是一些宋人在参阅喜爱的史著时,还撰有撮要、节要以及节抄类史著。

虽说该类史著并不新鲜,又因取材方便而易于编撰,史料价值不算高,但它们在促进史学传布方面的作用不可低估。 如江贽撰有《少微通鉴节要》60卷等。 与此同时,宋代史家专门撰有不少简明类史著。 如李埴撰有《皇宋十朝纲要》25卷,该书在每朝首卷简明列举年号、帝后、宗室、宰辅、取士人数以及州府废置等内容,主体部分以编年叙述太祖至高宗十朝史事,该编排形式对读者直观简明地了解两宋十朝史颇为有益。 又如蔡幼学撰有《国朝编年政要》40卷。

据赵希弁言:该书“自太祖建隆之元,迄于钦宗靖康之末,祖《春秋》之法,而参以司马公《举要历》、吕氏《大事记》之例,宰辅拜罢表诸年首。

”⑧可见该书亦系用新体例编就的简明北宋史。 再如王炎撰有《东都纪年》30卷。 在该书《序》中,他详细言道:“因念汉人荀悦、唐人柳芳、吴兢辈于当代正史外,皆别自著书,成一家言……获与正史并传。

炎今援是比,用国史《本纪》参校,为《纪年》一书。

……丰约中度,炎固不能而私有志焉。 又随所纪,附以《提要》,为三十卷。

”⑨可见王氏在承袭前代简明类史著编修之风基础上,撰成了颇具自身特色的本朝史。   2.宋代作为史书体裁体例不断创新与发展的时代,不仅丰富了史书编修形式,而且它们具有叙事简明、便于检阅等突出优点,因此,它们本身就是史书编修走向简明化的产物。

其中,对于派生出纪事本末体的《通鉴纪事本末》(42卷),明人杨士奇从阅读角度评价道:“此书宋袁枢机仲编。

吾家文节公为之序,凡四十二卷,二百三十九事,皆关涉大端,始末毕具,观者便之。

”⑩此处“观者便之”评语,恰能反映该书优点。 又如章冲撰有《春秋左传事类始末》5卷。

在《自序》中,他明确指出:“古今人用力于是书(按指《左传》)亦云多矣,而为之事类者未之见也。 冲因先生(指叶梦得)日阅以熟,乃得原始要终,攟摭推迁,各从其类。

……二百四十二年之间,小大之事,靡不采取,约而不烦,一览尽见。 ”可见《左传》经章氏“为之事类”后,便收到“一览尽见”的良好效果。 其他同类史著还有:杨仲良的《长编纪事本末》150卷、彭百川的《太平治迹统类》40卷和《中兴治迹统类》35卷,以及郭允蹈的《蜀鉴》10卷,等等。

(11)  同样,对于派生出纲目体的《资治通鉴纲目》(59卷),因受到朝廷推崇以及时人喜爱,一些史家紧紧围绕该书或阐发其书法义例,或校勘说明版本间异同,仅据赵希弁《郡斋读书志附志》著录可知,如尹起莘撰有《资治通鉴纲目发明》、江珪和吕中撰有《资治通鉴纲目论断》,以及赵希弁撰有《资治通鉴纲目考异》,等等。 同时,一些史家还撰成了纲目体本朝史,如陈均的《皇朝编年纲目备要》30卷和《中兴两朝编年纲目》18卷、佚名的《续编两朝纲目备要》16卷,等等。

总之,以上史书无不具有纲简目明、便于检索等显著优点,加之全书一般卷帙不大,因此,它们在社会上的影响非同一般。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