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两千四百十六章 不给面子,已经很客气了!《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2019-07-22

第两千四百十六章 不给面子,已经很客气了!《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还好,烽火侯廖野见机的快,赶紧道出了他老人家的身份。 可惜,老人权峒脸色刚刚有些好转,墨非三两句话就把他气得直接脸色铁青,眼中更是闪烁着暴怒的火焰。

“大西北王权峒?嗯,这个我听说过,西北十三个公国的军队掌控者,在联盟诸国确实算是一位大人物了。

只是,我前段时间好像有所耳闻,西北方向那些公国好像全被帝国军部拿下了,大西北王的那些地盘可是一个都没能保住啊。 不知道丢失了这十三个公国,且狼狈逃过来的大西北王,手下还剩几分实力?”打人不打脸,墨非前面那句话还好,可后面这两句话,简直就是在火上浇油,完全不给老人权峒半点脸面了。 烽火侯廖野原本还想缓和墨非和老人权峒两人之间的关系呢,但这一刻,他却是无力地暗自叹了口气。 没错,早在不久前,联盟西北那边的公国大半都陷落了,这位曾经位高权重的大西北王,其掌控下的十三个公国也不例外,全都没能幸免,更是损失惨重。 老人权峒经营这十三个公国多年,大半辈子的心血都在那儿,可随着这些公国的陆续陷落,老人麾下军队却是损失惨重,只有极少数亲信侥幸逃出。

整个联盟军部,谁不知道这件事是老人权峒心中最大的痛,平时从来都没人敢提半句。

可墨非这何止是提了出来,简直就是在人家的伤口上撒盐,故意刺激他老人家呢。

“黄口小儿,你放肆!”老人权峒身体微微颤抖,终于忍不住,脸色铁青,怒声大喝。 “呵呵,本座放肆?这里可是我们墨家,你们先前反客为主,欺压我们墨家在先,你居然还说本座放肆?还有刚才,也不知道是谁,故意释放气势,暗中压迫我墨家族老,让我墨家几位族老差点没命,那时候你怎么就不觉得自己放肆了呢?怎么,现在本座不过就是说了几句话,还都是实话,这怎么就放肆了?还口口声声说什么这是小辈们的针锋相对,跟孔圣王和联盟军部高层都无关,可你老人家暗中出手偏帮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这些?”墨非撇了撇嘴,无视了烽火侯廖野暗中的眼神提醒,毫不客气地接连反问。 没错,刚刚暗中用气势压迫苏老等人的,可并不是儒雅年轻人,又或是那两个高冠中年人,却正是这位大西北王权峒。 那时候,墨非虽然隔着老远,还没来得及赶过来,可天道视野下,他依旧看得很清楚。

不管这位大西北王权峒为什么要偏帮儒雅年轻人,他助纣为虐,欺负墨家的族老,这是事实。 作为墨家的大少爷,墨非既然知道了这些,就没理由闷不吭声。 至于大西北王的身份地位,墨非刚刚可是连孔圣王的唯一后人都敢毫不犹豫地动手了,区区一个大西北王又算什么?老人权峒老脸顿时一变,显然是没想到自己的暗中偏帮,居然全被人家看在了眼里。 他刚才之所以敢站出来,除了是有意替儒雅年轻人解围外,也是看墨非来的晚,应该还不知道先前所发生的一切。 可现在不同了,他老人家暗中的那些小动作,不仅被人看出来,更是被人当众说出。

老人权峒喘着粗气,瞪圆了眼睛,涨红着老脸,直盯着墨非。

可在墨家众人不善的目光下,他心里就算是再愤怒,也没脸再说什么了。

“唉,龙皇,这又是何必呢?”夜老会长将众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此刻却不由叹了口气。 大西北王权峒先前偏帮儒雅年轻人,并暗中施压墨家族老们的举动,他不是没有看到,不仅看到了,他也曾出手。

没错,刚才夜老会长同样出手了,不同的是,老人权峒出手,那是施压墨家一群族老,明摆着偏帮儒雅年轻人,而夜老会长则是暗中阻止老人权峒的小动作。

不然,就凭墨家这些族老那脆弱的身体,即便大西北王权峒手下留情,他们也不可能只是喘了口粗气那么简单,恐怕至少也要吐几口血,没几个人就该谢天谢地了。

只是,就算大西北王权峒有错在先,人家毕竟是军方高层,更是老一辈的权柄大人物。

哪怕丢失了地盘,根基被毁了,可烂船还有三分钉,大西北王在军部待了这么多年,人脉关系这些资源多少也有一些,真不是谁都敢惹的。

墨非将看到的这些小动作当众道出,不仅没有给老人权峒半点颜面,也是彻底得罪了这位大西北王权峒,完全没有留下一点余地。 就为了一点小事,却跟一位军方权柄大人物彻底交恶,在夜老会长眼中,这实在是不值得,也很不明智。

“夜老,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想要本座给他留面子,可以!但前提是他给自己留了面子。

既然他敢欺我墨家无人,那就别怪本座为墨家出头。 而且,夜老应该知道,本座刚才没有直接动手,这就已经算是很客气了。 ”夜老这话里的意思,墨非哪儿能听不出来?但他还是摇了摇头,半点都没有后悔。 开玩笑,现在可是他龙皇坐镇墨家府邸,要是这样都还有人敢上门欺负墨家高层,那也太不把他龙皇当回事了。 更何况,苏老等族老都是墨家老人,一辈子为墨家辛苦奔波,劳苦功高,若是坐视这些老人被欺负而不管,他心里也过意不去。 至于老人权峒大西北王的身份,别说笑了,敢欺负他们墨家的人,就算是帝王应天来了都没用,相比而言,区区一个大西北王又算什么?而且,正如他最后所说,他刚才没有直接动手揍人,仅仅是说几句实话而已,这已经算是很给那位留面子了。 “你啊,算了,这些暂且不说,还是先说说正事吧,龙皇,你可知我们此行找你的目的?”夜老会长跟烽火侯对视了一眼,相视无奈摇头。 最后还是夜老会长挥了挥手,直接转移了话题,并看了一眼儒雅年轻人那边。 “什么意思?找我?做什么?”墨非注意到了夜老会长的目光,他瞥了一眼那边的儒雅年轻人,疑惑着反问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