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官海无涯》第一章 不讲理的女人

2019-07-12

《官海无涯》第一章 不讲理的女人

湛蓝的天空上挂着火球一般的太阳,肆意的释放着它的热度,热的人烦躁异常。 此时没有一点的风,地面上升腾的热气都能看的见。 “呸,这**日头,照的老子头晕眼花。

”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口水,刘宝心里才好受一些。 他刚从村部出来,心情郁闷非常。

本来他以为自己能顺利的当上四队的队长,没想到那位置被二赖子给抢了去。 对于农村人来说,想要当官无疑只有两种方法。

要么就考上名牌大学,然后进政府部门工作。

要么就是从村干部干起,一点点的往上爬。 “不行,不能让那**村长白拿了钱,我得找他去。 ”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刘宝转过身来又朝村部走去。 他家本来就不富裕,那一千块钱可以说是他家所有的积蓄了。

既然当不上这个队长,那就得把钱给要回来。 到了村长家门口刘宝见大门紧闭,心里便升起了一丝狐疑。

“恩?这孙贵生跑哪去了?难道去二赖子家喝酒去了?”想想很有这种可能,这孙贵生让二赖子当了队长,二赖子肯定得请他喝酒呀。 就当刘宝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还是那种比较销魂的声音。 “次奥,这特么大白天就干那事儿,也不怕磨掉皮了。

”虽然刘宝还是童男身,不过他也知道村长此刻在家里在干什么呢。

嘿嘿笑了一声,刘宝心想你个孙贵生收了钱不办事儿,那我也让你办不成事儿。

想到这里刘宝就使劲踹门,一边踹一边还大叫着村长。 “哪个日不死的大白天踹我家的门,还叫唤的那么大声,嚎丧呢啊。

”刘宝踹了老半天,院子里才想起孙贵生的咒骂声。

随即刘宝便听到脚步声朝这边走来,门闩也被拉开。 “小王八崽子,大白天的你跑我家踹啥门呐?”一看到门口站着的刘宝,孙贵生的脸就拉了下来,不过刘宝却笑嘻嘻的看着孙贵生,说道:“叔,我来是想问问队长的事情。

”眼睛往孙贵生家屋里一瞟,刘宝看到一个白花花的人影。 虽然没看清楚是谁,不过刘宝能肯定那女人肯定不是村长的婆娘。 “队长不是定了二赖子了吗,还有啥问的。

等下回再有这职位我肯定给你留着。

”一听刘宝提起这事儿孙贵生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毕竟他收了刘宝一千块钱呢。 此时的刘宝已经忘了要钱的事情,只顾想着屋里的女人到底是谁。

“行了刘宝,我还有事儿呢,这事儿以后再说。 ”孙贵生说完就不再给刘宝说话的机会,“咣”的一声把大门给关了,随即转身就进了屋子。 “嘿,这个孙贵生居然趁他老婆不在家搞别的女人,这王八蛋可真是个骚包。

”这时刘宝才想起来村长的婆娘一早就去乡里赶集去了,肯定不会这么早就回来。

现在刘宝就想知道被村长骑的女人是谁,朝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人,刘宝翻身就爬上了村长家的墙头,而后一跃就到了他家的院里。

“村长,刚才是刘宝吧,那小子可真不知死活,屁大个年纪就想当队长,可真是笑话,哎呀你轻点。

”刘宝刚走到窗子跟前,就听到屋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探头一看,刘宝就看到二赖子老婆张巧梅光着身子趴在床上,而孙贵生则跪在她后面奋力的运动着。

“嘿嘿,就是,巧梅你这身子可真好,我是越干越来劲。 ”一看到这情形刘宝就知道自己为什么当不上那个队长了,虽然他给孙贵生送了一千块钱,但人家二赖子把老婆都给舍出来了,这哪能争的过。 不过刘宝对二赖子也十分鄙视,为了当这个队长居然让村长睡他老婆。 别说刘宝现在没有老婆,就是有他也不会像二赖子这么龌龊,让自己的老婆陪别人睡觉。 “娘的,看来这个队长是争不过二赖子了,不过她这老婆倒是十分不错。 ”这张巧梅的身条还真不错,细腰大胸脯的,尤其是她那**的大腚盘子,看着十分舒服。 这阵孙贵生开始是大力进攻,进攻了几下就缴械投降了,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差。 见两人结束战斗,刘宝便笑呵呵的往家里走。

一想到二赖子的脑袋上顶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刘宝心里就畅快的不行,心里的郁闷也是一扫而空。 走到家门口刘宝看到不少人围在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分开人群挤进去,刘宝就看到李春杏掐着腰,指着他父亲的鼻子正数落呢。 “我说刘大全,你要脸不要,今天你就得赔我两千块钱,少一个字儿都不成,要不咱们就去村长那说理去。 ”刘宝的父母在村里都是出了名的老实人,从来不和别人吵架。 见父亲爱欺负刘宝的火“腾”的一下就窜了出来,几步走到李山杏面前,说道:“李春杏,你这是要干啥?我父亲把你咋的了你就要赔钱,有事儿冲我说。

”刘大全两口子见儿子回来了,脸上现出了一丝轻松。 而李春杏看到刘宝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怎么了?你问你爹,无缘无故为啥打我家的母猪?”“打你家母猪?这怎么可能?”狐疑的把目光看向父亲,刘大全也把事情的经过给讲了出来。

原来李春杏家的母猪跑到了他家菜园子里,拱了不少的菜,刘大全一见就用树枝抽了那母猪几下,把它给赶出来了菜园子。 没想到这事儿让李春杏给看到了,非说刘大全虐待她家母猪,非要让刘大全赔两千块钱不成。 这个李春杏一直就是个不讲理的主儿,不过这次她实在是太过分了,她家的猪拱了别人家的菜,她居然还问这边要钱,真是没天理了。

“李春杏,你能不能不放屁,你家的猪拱了我家的菜,我没问你要钱,你倒管我们要钱,你要不要脸。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李春杏就在耍赖呢。

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刘宝早就揍的她满地找牙了,还能容她在这大呼小叫的。 “嘿呦,刘宝,你爹打了我家的猪你们还有理是了不?你知道不知道我这猪是下崽子的猪,被你爹这一打心情就不好了,产不多猪羔子我得损失多少钱?那些猪羔子长大了还能下崽卖钱,也就是看着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才要两千块钱,要是换成别人,没有五千我都不干。

”这是一个典型的蛋生鸡鸡又生蛋的问题,李春杏蛮不讲理刘宝早就知道,但没想到现在却这么不讲理,这也是跟她哥当了队长有关系,要不然她也不敢这么猖狂。 “怎么回事呀?吵什么呢?”就在刘宝还想说话的时候从人群外面挤进来一个人,刘宝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竞争对手二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