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一个软件工程师眼中的中国特色

2019-07-09

一个软件工程师眼中的中国特色

  这里说到效率,有人可能认为,美国选举四年一个周期,纠正也就四年,快得很。

您听过一个俗语吗?毁坏容易,建设难。

  最近美国针对华为事件众所周知,那么也有美国朋友问了一些有深度的问题。

如果华为偷知识产权,他问谁偷的?如果这个公司存在过,他是怎么消失的?美国为什么再也没有发展出能够和华为自由竞争的实体,而不得不用国家紧急状态来应对?  美国曾经有非常强大的通信行业。

贝尔实验室是几乎所有做通信计算机软件芯片行业工程人员的圣地。

美国人现在有一个认知,1996年的电信法案导致了2000年电信泡沫的破裂,贝尔实验室所在的朗讯公司大量计提坏账,股价高台跳水,世界曾经排名18的公司股价从80多美元掉到美元左右,覆巢下无完卵,贝尔实验室缺少经费,从此奄奄一息。

  此后英特尔曾推出Wimax试图力挽狂澜,但是无线通信技术PK上不及其他标准成熟稳定,败北。

此后一直到2019再无实体在此领域努力。 贝尔实验室目前在诺基亚名下,不复往日风采。

  老美破坏花了四年,近20年的建设目前怎么说呢,基本一事无成不为过吧?  破坏容易,纠错可不是四年一个周期,说纠正就纠正得回来的。

也还是老美曾经家大业大,不在乎。

  所以大家有时候对老共恨铁不成钢,有些制度试点再试点,磨磨蹭蹭,也还请体谅他一穷二白过来,没找到下一个妥善的法子以前,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