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做一个优雅的单身女性-综合信息

2019-07-23

做一个优雅的单身女性-综合信息

我是学文学类专业的,平时也有一颗文艺的心,矫情过后发现自己已经错过了秋招,于是决定出去实习,在上海找了个杂志社做助理编辑,刚好也可以避开因为出国要留校准备材料的他。

我虽不算倾国倾城,好歹也称得上才貌俱佳,于是刚实习一周,就被三个男同事约饭。 都说治愈失恋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启一段全新的恋情,依我看,如果桃核烂了,从哪块表皮完好的果肉处下刀都是无济于事的,于是我一一谢绝,成了女同事眼中的呆萌妹子、男同事心中的高冷女神。

爱的太真、伤的太深,生活里他的痕迹实在太重,于是在相当的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卸载了所有社交软件和情侣App,不听歌,不看电影,买了一打字帖,开始练字,庞中华、顾仲安、王羲之……从硬笔到软笔……楷书、隶书、行书……统统来上几笔。 很多时候,周末结束周一上班时我和同事的交流都会出现障碍,因为常常两天48个小时,我除了买菜时和商贩问问菜价,几乎不使用语言。 我也运动,在租房的小区楼下跑圈,一跑一个小时,直到想停的时候双腿根本不受控制,自动往前走。

孤独有两种,一种是被动的,一种是主动的,我显然是后者。

被动孤独者很可怜,主动孤独者其实()更可笑。

三个月的实习结束之后,我也彻底走出了他的阴影,把微信重新安装,留言已经炸了,我知道出大事了!父母倒还好,每月能收到我的取款通知,他们可以确()定我还活着。 死党团明显已经找我疯了。

“你是脑子进水了吗!!!”“手机停机,给你交了话费还不接,你是想怎样!!!!!”“要死也得留个遗言吧,说好了一起走,你够意思吗?”“还以为你支教碰上安利被送去边远山区做童养媳了呢”……对此,我只能说,谢谢他们没报警。

当然骂过之后知道这三个月的失联足以让我走出失恋,他们还是骂骂就过去了的。 当看到我娟秀的楷体和潇洒的行书以及在公司举办户外友谊赛我拿到的一万米冠军奖杯时,他们才是真的吃了一惊,原来寂寞是可以开出花的。

为了报答这些宁肯让我死也不让我哭的非亲兄弟姐妹们,我拿出实习三个月的工资,一行五人自驾游去了趟哈尔滨。 那彻骨的寒让我终生难忘,原来呼吸困难不一定是因为你重病将亡,还有可能是因为你在冬天来到了冰城夏都,被眼前的极寒和极美凝固了!回程的路上,深夜,婷婷她们三个在后面睡着了,欢子开车,我在副驾陪他聊天,给他提神。

欢子问:“什么时候再找一个呀?”我漫不经心的回:“等叶枫(我前任)碎成渣吧!”欢子一惊,车颠簸了两下:“讲真的?”我把头转向车窗外:“开玩笑啦,过两年再说。

”一滴泪从眼角悄悄滑落,那一刻,所有的放下了都成了废话。

三月份,我回到学校,开始准备论文和春招。

见识到了魔都的“放浪形骸”之后,我打算去领略一下帝都的王者之气。 在北京活下去比想象中容易很多,难的是从“生存”到“生活”的转变。

公司在三环边上,两个地铁站中间的位置,为了缩短上班距离,我两个月搬了三次家,个中滋味,不堪回首。

如果有人给你灌鸡汤说忙碌可以忘却忧愁,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你,他是在放屁。 每个在深夜里习惯听广播的上班族年轻女性都知道,疲惫只能暂时拖住我们的身体,那些数不清的琐碎的小事只会增加我们的烦恼。 白天,我要努力的工作,适应新环境,晚上,接受回忆如涨潮般汹涌而至。

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我觉得我就是那午夜广播中哭诉的寂寞女人,可怜又可悲!或许你会问,你怎么不练字跑步去了,拜托,工作和实习不同,那强度让你下班之后根本不想离开你的床。 六一儿童节那天刚好是周末,我收到了玲玲的微信红包“亲爱的,节日快乐呀!”我爬起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没有朝气,满满的衰气。

我开始意识到再不停下来我就毁了。 我去了一趟沃尔玛,买了6个蓝胖子的卡通杯,给那四只一人寄去了一个,自己留了两个。

我去楼下办了张健身卡,到期所有费用自动清零的那种。 又在网上订了个手绘板子,还填置了几件厨具。 每个午夜,我依旧失眠,边听广播边写故事,写完投稿。

我开始努力摆脱寂寞,不同的是,我不再自己闷头写字,我加入作家群和漫画群,和大家一起分享交流,共同提高,我每个周末都会请朋友来我家里品尝我新学的菜。 去年夏天,我用稿费带爸妈去了趟三亚。

因为我知道,我虽年轻,但是已经不再青春,我不再有学生党的单纯和稚嫩,我需要用成年人的方式理性的对待孤独。 那天,小雅来我家吃饭,饭后我们一起刷碗。

她问我:“颖姐,失恋是种什么感觉呀?”我知道她最近刚失恋,男友很优秀可惜家境太差,所以小雅的父母坚决不同意,雅伤透了心,正处于低迷状态,但是我没有给她灌鸡汤:“就是你现在的感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