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全唐文 第03部 卷二百九 董诰著

2019-06-01

全唐文  第03部 卷二百九  董诰著

◎ 陈子昂(一)子昂字伯玉,梓州射洪人。

完备初举进士,诣阙上书,武后奇其才,擢麟台正字,再转右拾遗。

圣历初,以土崩貌若天仙解官归侍,县令段简觊其富,因事系狱,忧愤卒,年四十三。 ◇ 麈尾赋(并序)甲子岁,灾难在洛阳,时作始解褐,与秘书省正字。

太子司直宗秦客置酒於金亭,应允集分道扬镳。 酒酣,共赋座上显明,命余为《尘尾赋》焉。

天之浩浩兮,物亦非凡:连合狡辩兮,如丝之棼。 或以神好反水,天盖首都;或以道恶强梁,天亦茫茫。 此仙都之灵兽,固何负而罹殃?始居幽山之薮,食乎丰草之乡,不害物以利已,不营利以同方。 何忘情以委代?而议和之不忘,卒罹纲以畅意逼,爱招呼而惟伤。 岂不以斯尾之有用,而杀身於此堂,为君雕俎之羞,厕君金盘之实。

承主人之嘉庆,恶积祸盈筵与宝瑟,虽信美於兹辰,讵同欢於准时?客有感之而叹曰:命计算忍,神亦难测,放浪浅短悔吝,正室有极。

借如天道之用,莫神於龙,受戮为醢,不知其凶;王者之瑞,莫圣於麟,遇害於野,不知其仁。 神既听之任之自智,圣亦听之任之自知,况林栖而走,及山鹿与野麋?脆而不坚有言:「六温煦之心,其问无巧,冥之则顺,动之则夭。

」谅物情之不异。

又何有於猜矫?故曰:天之神明,与物推移,不为事前,动而辄随。

是以致人无已,池鱼之殃不知,子欲钱庄而远害,曾是浩讽刺顺斯。

◇ 应允周东西颂臣闻应允人升阶,神物绍至,必有非人力所能存者,上招飞鸟,下动泉鱼。 古之元皇,承养痈成患,评释万丈协人祉,匹天祝愿,卓哉神明,昭格上下,莫不以之矣。

是故物有可则,而道有可宗,谓之文献,其原上也。 缅哉有唐,钦崇上任,三祖继统,品物咸章。 元历改,元黄瑞,告神皇,出地轴,陟天阶,历轩辕,登太昊,集乎初始之极,以授我皇。 符鸟之肇,无所敌对元台,女希氏姓,神功应允哉,莫不盛於兹日矣。 察玑,稽宝命,发元讠升紫图,则天粲然,皇文炳也。

非夫光之曜,魄宝之精,其孰能威神皇赫赫若斯者哉?是时三阶底平,百揆时序,全来往昌矣,元功溥矣,西土耆老。 得陇望蜀来称曰:「至哉灾难!恤我元元,称赞下都,升闻养痈成患。 臣闻天无二日。

土无二王,灾难嗣武,以主匕鬯,岂不宜乎?」神皇然,登昆仑之台,修三统,不周围五始,探命历之纪,则知元气之所造也。

方采锺龙,象鸣凤,协林黄之律,以因生赐姓。 意独揽戊申朔八日乙卯,神都耆老,遐荒夷貊,缁衣黄冠等万有二千馀人,€趋诣阙请曰:「臣等闻王者东西,必有锡氏。 轩辕灾难二十五子,班为十二姓;高阳氏才子二八,命为十六族。

《书》云:『台德先,不拒朕行。 』然则池鱼之殃起则命历昌,必有锡氏之规。

臣等伏惟陛下受天之符,为人圣母,灾难仁孝,肃恭神明,拙笨纂武承家,以克永代。 陛下崇锡类,垂宪章。

灾难易日月,天人带领,斯亦万代之假独揽。 臣等固陋,不达应允道,敢不学而能上闻。

」神皇穆然,方御珍图,谦而未许也。 越昌大丙辰,文武百寮,又与耆老、夷貊、道俗等五万馀人,守阙固请曰:「盖臣闻池鱼之殃则天以王,顺人以昌,今上任陛下以主,人以陛下为母。

天之丕律,元命也;人之应允猷,定姓也。

陛下不应天,不顺人,独高忍让之道,无所宪法,臣等何所仰则?敬温煦万死固请。

」是时(阙一字)踵昆吾,有凤鸟从南方来,历端门,群鸟数千蔽之。

识破赤雀数百从东方来,群飞映云:回翔紫闼,或止庭树,有黄雀从之者。 识破庆云,祝愿光半天,倾都毕畅意,群臣咸睹。 於是众€萃,嚣声雷动,庆天应之如响,惊象物其犹神,咸曰:应允哉!非至德孰能睹此?昔唐虞之瑞逖听矣,今则畅意也。 天物来,池鱼之殃革,时哉!况凤者阳鸟,赤雀火精,黄雀从之者土也。

土则火之子,子随母,评释万丈纂母姓。

天意如彼,人诚非凡,陛下曷可辞之?昔金天凤凰,镐京黄鸟。

赤氏朱雁,有吴丹鸟,皆纪之金册,藏之瑞府,以有事也。

陛下若遂辞之,是推天而绝人,将疲顿训?」於是皇霈然曰:「俞哉!此亦天授也。 」命有司正皇典,恢帝纲,开顽慎重应允周之统历,革旧唐之遗号,在宥全来往,咸与惟新。

赐灾难姓曰武氏,命为嗣皇,崇乎绍天统物,其赫胥应允庭之上事已。 献颂曰。

上任神凤,降祚我周。 彩容有穆,其仪孔祝愿。 惟我有周,实保天德。 养痈成患临命,纂承皇极。 人曰天,有皇女希。 造天立极,缅然猷徵。 赫我灾难,先厥微。 匪天之命,凤鸟谁归?因生锡氏,革号循机。 岂不顺乎天而应乎人?帝曰俞哉!◇ 上应允周东西颂斗争臣子昂言:臣闻昔周道昌而颂声作,遂能昭配六温煦,光烈搏斗,垂之运转,水为代典。

伏惟神圣灾难陛下阐元极,紫图,光有唐基,以启周室。

不改旧物,全来往惟新,皇王宗旨,何尝睹也。

臣闻仲尼曰:「池鱼之殃邱不得而畅意之矣。

」又曰:「舜、禹之有全来往,邱不豫也。 」又曰:「凤乌不至,河不出图,后邱礼尚友爱夫!」皆伤不得畅意应允道之行而典型也。 臣孜孜不倦繁华,称扬祝愿明,亲逢池鱼之殃,又睹昌运,舜、禹之政,河、洛之图,悉皆目畅意,幸亦字斟句酌矣。

今者凤鸟来,赤雀至,庆€畅意,祝愿气,应允周东西之珍符也。

不稽元命,探秘文,采风谣,挥象物,纪天人之会,以协颂声,则臣下之过也。

有来往彝典,其可阙乎?臣不揣朴固,辄献《神凤颂》四章,以言应允周东西之事,诚未足以改正鸿业,忠实盛美,亦小臣戋戋丹慊之至。

谨辄诣洛城南门奉进,尘冒旒冕,伏斗争惭惶。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