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1802章 现成的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2019-07-09

第1802章 现成的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吞噬了“异虫刺族”母虫,云月得到的不仅是它的能力和地位,还有它的记忆。 只不过记忆这种很玄奥的东西,并不是你想记起来就能马上呈现在脑海当中。 有时候它就像闪电一样掠过脑海的灵光,有时候哪怕你绞尽脑汁却都无法记起来一星半点。

面对“生物建筑”的时候,云月就是这样。 她知道这些“生物建筑”对“异虫刺族”而言很重要,她也记得“母虫”曾经耗费了不知多少精力和时间,才在血池底部隐秘地完成了这些“生物建筑”的构造。

但是这些“生物建筑”对“异虫刺族”到底有什么作用,她又不太确定。 就像她面前这个不大不小的“生物建筑”,云月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和它之前莫名的亲近和联系,但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它有什么作用。 形状很丑陋,就像是一摊被人踩了一脚的某种生物的排泄物。 在它的中心位置,有几根浮显出现的肉膜管道。 半透明的内膜管道中,有一些深蓝色的液体在循环流淌着。 在它的边缘位置,生长一圈不时摆动的触须。 巨爪上蔓延出柔软的触手,黑色的触手就像是细蛇一样游向了那个“生物建筑”。 云月的触手,很快就将“生物建筑”缠绕了起来。 这时,云海的精神感官中出现了奇特的一幕。 偌大的“生物建筑”表面,突然分泌出了大量的粘液。 这些粘液仿佛具备腐蚀作用,于是“生物建筑”表面肉膜融了开来。

只是数秒的时间,“生物建筑”竟然和云月的触手粘连生长在了一起。

整个“生物建筑”,仿佛成了云月身体的一部分。

很多生物可能还无法彻底地了解自己的身体,不过云月明显不在这个行列。 清楚地感觉到了“生物建筑”的整个构成,同样也明白它存在的意义,而这时云月并没有忘记和云海精神同步。 “它是由幼虫进化而来的。

”“当然,在幼虫获取到了足够的营养结成囊泡时,母虫就开始了对它的基因控制和改造。 ”“正常成长的它,可能会成为一只矿虫或者一只刺虫。

”“只是母虫改变了它的命运,把它塑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它没有其它虫子该有的器官、能力以及战斗力,但它的存在对异虫刺族而言是极其重要的。 ”“母虫并没有给它一个名称,或许它觉得并不重要,因为整个异虫刺族只有母虫才能控制它。

”“这个生物建筑存在的意义,就是针对幼虫的基因改造实验。

”“它就像是科技文明自动化的基因研究室,母虫只要将一只幼虫放进去,这个生物建筑就会自动开始对幼虫的基因结构进行调整。 ”“换句话说,它是母虫获得更优秀的虫子的实验室。 ”“哪怕一亿次的实验中,只有一只跳虫通过了实验,那就是意味着异虫刺族会多一种拥有全新能力的虫子。

”“几乎每一次实验的结果,不是跳虫基因结构崩溃,就是它们在囊泡中最终死亡或者变成了没用的怪虫,但这终究还是有希望的。 ”“这就是这个生物建筑的作用,它可能就是异虫刺族的基因工程师吧,虽然可能相对效率更低也更呆板一些。

”“这样的生物建筑,在这里一共拥有一百四十五万左右。

”与云海保持了精神同步的云月,她脑海中浮现的这一切,同时也会出现在云海脑海当中。

“分析它的构成,更仔细一些。 ”“我更想知道,它是怎么从一只幼虫变成一个具备基因调控的生物建筑的。

”云海刚刚浮现在脑海中的意识,同样瞬间同步到了云月的脑海当中。 “这可能很复杂,我们未必能够理解。 ”“不过你要求的话,那就开始吧。

”云月这样想着。

随后,偌大的“生物建筑”出现在了她的脑海当中。

从它的外形,到它内部的所有细节。

就像是一台科技仪器正在对“生物建筑”进行全方位的扫描和分析,更多的细节开始在云月的脑海中呈现出来。

这个倒不费什么功夫,古板而刻意的记忆并不难。

只是,当云月试图弄清楚这个“生物建筑”是怎么从一只幼虫进化演变而成时,问题就出来了。

原本非常清晰且有条理的画面,突然变成了记忆碎片一样的东西。

比任何机器都要复杂的基因结构,宛如宇宙星空一样奥妙。

不停闪现在云月的意识当中,这复杂的基因结构并且在不停地变幻着。 如果把它比成“大家来找岔”这样的游戏,可能大多数文明计算力最强的智脑,在瞬间都可能会瘫痪。 每一秒当中,都有超过数十副相似而不同的基因结构图出现。 当这样的画面在持续了十几秒后,云海头晕脑涨,甚至意识都有些混乱起来。 从来没有在瞬间体会过如此恐怖的信息量,自从在“克伊族”母舰上进化后,因为在瞬间无法承受巨大的信息量而出现头晕脑涨的感觉,更不用说意识竟然都隐隐混乱了起来。

马上放弃了尝试弄清楚每一个画面中基因结构的异同之处,云海开始麻木地被动接受起来。 “生物智脑”的特殊能力,至少让他可以将这些画面瞬间“存储”到自己的大脑当中。

就这样,大约在半分钟以后,一切画面消失了。

这时,云月的触手在轻微的震颤中从“生物建筑”表面脱离开来。

而“生物建筑”的表层很快凝固起来,形成了一层黑色的肉膜。 “怎么样?”“你看出什么来了吗?”结束了极为消耗精神力的精神同步,云月在交流中的语气明显有些无力。 “没有。 ”“你没事吧?”云海摇了摇头,同时反问道。

“怎么没事,我感觉自己脑袋快要爆炸了。 ”云月说着使劲晃了晃脑袋。 “你不会一直在坚持吧?”云海有些心虚地问道。

“你不是说要仔细一些吗?”“我竭力想从那些基因结构中找到不同之处,确定它的基因突变和进化过程。

”“但是我没能做到,就在画面结束前的五秒左右,我感觉自己脑袋就要爆炸了,只能放弃了。 ”云月如实回应道。 “呃……”“很不错,其实我也只比你多坚持了一秒半左右。 ”虽然底气有些不足,云海还是扯了一个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