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我和小姐姐克拉拉》一、樱桃巧克力大蛋糕

2019-06-30

《我和小姐姐克拉拉》一、樱桃巧克力大蛋糕

  你肯定不认识我。

  这样吧,画张像给你瞧瞧,这就是我:(原图缺)  这个呢,就是我的小姐姐克拉拉:(原图缺)  你可别把我俩弄混了哟。

  可别以为,这个是我:(原图缺)  那是克拉拉:(原图缺)  这就大错特错了。

  克拉拉是克拉拉,我是我,克拉拉不是我。

可是人们总是把我俩弄混,这是因为,我俩也时常相互弄混的缘故。

比如说吧,妈妈问:是谁把冷藏室里的冰淇淋吃得精光呀?我立马就会说:是克拉拉!尽管我也一起吃来着。 如果妈妈问:是谁把冰淇淋吃光啦?克拉拉也会抢着说:是弟弟!尽管她也一起吃来着。

  其实,只要看看有两把调羹,那就会知道,不是一个人干的了:  克拉拉为什么这样说,我不明白。 我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是因为她总是比我吃得多。   瞧,她的嘴巴这么大!比我的嘴巴可大多了。

  不过我吃东西比她快,这一点就没有别人知道了。   有一天,克拉拉来到我面前说:你知道厨房里有什么吗?  本来我对这个问题没兴趣,既然她这么问,我也就反问道:有什么嘛?  一个大蛋糕!  是这样的吗?我拿来一张纸,用彩笔在上面画了一个蛋糕。   不,比这个可大多了!小姐姐说,而且也漂亮多了!  那就是这样的啰!我又画了一个更大更漂亮的蛋糕。

  比这还要大得多!她说,是有巧克力和掼奶油的那种!  那我就不相信了。

  想亲眼看一看?  是的,想看。   那好,跟我一起去厨房,你会大吃一惊的!它就在冰箱里。   我俩一起来到了厨房,小姐姐拉开了冰箱门。 可不!里面有一个漂亮极了的大蛋糕,上面满是白花花的掼奶油,香喷喷的巧克力,四周还装饰着红艳艳的蜜饯樱桃。 啧,啧,口水都从嘴角上淌下来了。 克拉拉呢,也在望着蛋糕咽口水。

就在我俩目不转睛地盯着大蛋糕时,妈妈走了进来。   你们两个听着,可不许碰这个蛋糕。 今天我们家有客,是你们的两个姨妈,埃玛和格丽塔。

蛋糕就是为她们准备的。

当然你们也会分到一点的,不过要到下午。 你们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妈妈!我们家有客,姨妈埃玛和格丽塔。

我们要等到下午才能吃到蛋糕。   很好!妈妈边说边关上冰箱门。

然后她看了看表,说道:哟!我的天!约好了去看医生,差点给忘了。 孩子们,我到医生那儿去了!  说完她就走了,家里就剩下我俩,克拉拉和我。

  我俩正在儿童间里玩耍,突然克拉拉说道:走,跟我到厨房去。   干吗?  去瞧瞧,大蛋糕还在不?兴许有人把它偷走了呢!  谁会去偷蛋糕?  谁会偷?小偷呗!这么漂亮的大蛋糕,世界上每一个小偷见了都会动心的,偷回家去自个儿享用!刚才你没看见吗,厨房的窗子是大开着的。   我俩一起来到厨房,没错,窗子是开的。

克拉拉上前拉开冰箱门,我俩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大蛋糕还在那里。   我发现克拉拉的眼睛亮得不对劲,赶紧说道:克拉拉,可不许碰蛋糕!这是为客人预备的。 今天我们家来客,姨妈埃玛和格丽塔,要到下午我们才能分到一点儿。   我才不想去碰它呢,克拉拉说道,我在想,也许,也许它变质了呢?我们的两个姨妈要是吃了变了质的蛋糕会中毒死掉的!  我的身上起了鸡皮疙瘩,说道:胡扯!乱讲!  不信?从这边瞧过去,很可疑很可疑!  你肯定它变质了?  可不!两个姨妈会中毒死去!  会死在哪里呢?  死哪儿?死在客厅里呗!就在新买的长沙发上,喏,一个挨着一个。   冰凉的东西从我脊梁上流过,我急急问道:克拉拉,我们这会儿怎么办?  怎么办?准备舍己救人!我们来尝尝这可疑的一边,不过得小心噢!  那好吧!我点点头,舍己就舍己吧。

  我们把大蛋糕从冰箱里取了出来,从有问题的一边开始品尝,却无法证实我们的怀疑。

  克拉拉,放心吧!蛋糕好着呢!味道好极了!我们的两个姨妈才不会中毒呢!她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她们会连声称赞的,克拉拉!  唔,克拉拉点点头说道,这一边是没什么问题,可是还有几边呢?保不准……  那好,我点头道,那我们从各个方向试一试?  于是我俩从四面八方试开了,可是还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克拉拉!蛋糕的每一边都是好的!两个姨妈会高兴,她们是不会中毒的!  没错,克拉拉说道,大蛋糕四周都是好的,可是全世界都知道,奶油巧克力蛋糕最容易变质的地方是正中间!  那好!我叫道,我们来试试正中间!  我们一人一把调羹,没多久,大蛋糕的中央就挖得见底了。   就在这时,妈妈走进了厨房,她大吃一惊,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绕着蛋糕走了三圈,然后说道:这是什么呀?这还是蛋糕吗?这堆破玩艺儿我还好意思端给客人吗?你们两个哟,两个永远填不饱肚子的小猪崽哟!吃吧!索性吃吧!吃到肚子炸开为止!  既然妈妈这么说了,那还有什么好推辞的!我和克拉拉吃啊吃啊,把一整个大蛋糕吃得精光。

  不过后来我们感到肚子不舒服,疼,疼得厉害。   后来我俩躺在床上,我和小姐姐克拉拉。   小姐姐叹着气说道:一开始我就知道,这蛋糕不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