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讲座预告 沙仑的玫瑰:英法德三语文学中的“海洋”意象 情感教育 福楼拜

2019-06-22

讲座预告  沙仑的玫瑰:英法德三语文学中的“海洋”意象 情感教育 福楼拜

海洋,诡秘莫测令人生畏,却又斑斓多姿引人遐想——自由奔放,雄浑苍茫,惊天动地,狂放不羁,博大的胸怀,恢弘的气度,奇伟的力量……它激发了古往今来各类艺术家的想象力,也成为作家们灵感的源泉。

文学作品中含有“大海”意象的诗歌,也是多不胜数。

收集来愉悦自己,用塘鹅的聒噪还有麻鹬的尖叫代替人类的欢笑,用海鸥的长啸代替蜜酒的畅饮。

7-9世纪盎格鲁—撒克逊挽歌诗人用古英语悲悼“在流放之路上被居住了一整个寒冬”的冰海;14世纪中古英语头韵大师“珍珠诗人”在长诗《坚忍》中描述了一种幽闭恐惧症的、将先知约拿与神隔开的“地狱之海”;乔叟《平民地主的故事》中布列塔尼多礁的海岸是魔法发生的现场……大海引诱人也毁灭人,或充满敌意,或冷漠无情,是古典神话中神灵争夺世界统辖权的战场,是反射人类秉性的一面明镜,是末世论中吞噬一切的深渊,也是英国中世纪诗人丰富想象力的竞技场。 无边的气流将我的书开合。

粉状的波涛竟从岩石中迸射!飞散吧,全然迷惑的书页啊!击碎吧,浪涛!用欣喜的狂澜击碎保罗·瓦莱里是法国象征主义后期最具代表性的诗人,曾常年出入马拉美寓所“周二聚会”的他被视为后者的精神传人。 1920年出版的长诗《海滨墓园》以瓦莱里出生地(地中海港口赛特)一处著名的滨海墓园为背景,呈现了身处墓园,与海面相互凝视、凝思,迷失在“正午”的金光之下,无法参透永恒之奥义的诗人,如何通过一个个组成个体生命经验的瞬间形成了对生死这一终极疑问的感官认知,并最终吟出了那句影响深远的不朽名句:“起风了,必须要尝试活着”(Leventselève,ilfauttenterdevivre.)塞特港的“海滨墓园我就重新相信大海。

如果我还相信大海,1964年,奥地利女诗人英格褒·巴赫曼(IngeborgBachmann)在诗中将地理上属于内陆的波西米亚移到了精神上的海边。 她呼唤所有精神上“波西米亚人”聚拢到一起,面朝象征着自由与希望的大海。

四年后,苏联坦克碾过波西米亚首都的街道,诗人所渴望的“海边的波西米亚”,瞬间化为海市蜃楼。 沙仑的玫瑰第二期第四讲活动嘉宾:姜林静包慧怡陈杰活动报名:(参与方式:活动免费,需报名入场)地点:志达书店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国权路525号报名直通车:活动直播bilibili直播(房间ID:7637310)一直播(微博:悦悦图书)主办方志达书店责任编辑:牛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