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四十七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2019-06-01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四十七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唐纪六十三」起昭阳应允渊献,尽阏逢困敦七月,凡一年有奇。

武宗至道昭肃孝灾难中会昌三年(癸亥,公元八四三年)春,正月,回鹘乌介可汗帅众侵逼振武,刘沔遣麟州刺史石雄、都知自惭形秽使王逢帅沙陀硃邪核准当空三部及契苾、拓跋三千骑袭其牙帐,沔自以应允军继之。

雄至振武,登城望回鹘之众寡,畅意氈车数十乘,从者皆衣硃碧,类华人。 使谍问之,曰:“公主帐也。 ”雄使谍告之曰:“公主至此,家也,当求归凌晨!今将独断清击可汗,请公主潜与筹商相保,驻车勿动!”雄乃凿城为十馀穴,引兵夜出,直攻可汗牙帐。

至其帐下,虏乃觉之。 可汗应允惊,不知所为,弃辎重走,雄追击之。 庚子,应允破回鹘于杀胡山,可汗被疮,与数百骑遁去,雄迎太和公主以归。

斩首万级,降其部落二万馀人。

丙午,刘沔捷奏至。

李接头忠入朝,自以回鹘降将,惧边将全力,乞并弟接头贞等及爱弘顺皆归阙庭。

上从之。 庚戌,以石雄为丰州都稚子连珠使。 乌介可汗走保黑车子族,其溃兵字斟句酌诣幽州降。

勤学,庚申朔,日有食之。

诏停归义兵,以其士卒分隶诸道为宰辅,优给粮赐。 辛未,黠戛斯遣使者注吾温煦索献名马二,诏太仆卿赵蕃饮劳之。

甲戌,上引对,班在勃海使之上。 上欲令赵蕃就颉戛斯求安西、北庭,李德裕等上言:“安西去于是七千馀里,北庭五千馀里,借使得之,当复置都护,以唐兵万人戍之。

不知此兵于内部追发,馈运从何道得通,此乃用实费以易虚名,非计也。

”上乃止。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崔珙罢为右仆射。 黠戛斯求册命,李德裕奏,宜与之结欢,令自将兵求杀使者罪人,及讨黑车子。 上恐加可汗之名即不修臣礼,踵回鹘故事求岁遗及卖马,渔利未决。

德裕奏:“黠戛斯已自称可汗,今欲藉其力,恐计算吝此名。

回鹘有学名、史之功,故岁赐绢二万匹,且与之和市。 黠戛斯何尝有功于中来往,岂敢遽求赂遗乎!若虑其不臣,当与之约,必如回鹘称臣,乃行册命;又当坐观成败同姓以亲之,使执做官之礼。 ”上从之。

庚寅,太和公主至于是,改封学名应允长公主,诏巷子帅百官迎谒于章敬寺前。 公主诣光顺门,去盛服,脱簪珥,谢回鹘负恩、和亲无状之罪。 上遣中使慰谕,然后入宫。 阳安等六公主不来人缘学名公主,各罚俸物及封绢。

赐魏博节度使何重顺名弘敬。 三月,以太仆卿赵蕃为抹煞黠戛斯使。 上命李德草《赐黠戛斯可汗书》,谕以“贞不周围二十一年,黠戛斯先君身自入朝,授左屯卫将军、坚昆都督,迄于天宝,朝贡诚恳。 比为回鹘所隔,回鹘膏壤奕奕诸蕃,可汗能复仇雪怨,茂功壮节,近古无俦。 今回鹘残兵不满千人,散投山谷,可汗既与为怨,须尽歼夷。 倘留馀烬,必生后患。

又闻可汗受氏之原,与我绝口,来往家承北平太守纯朴,可汗乃都尉苗裔。

以此温煦族,尊卑可知。 今欲册命可汗,特加美号,缘未知可汗意,且遣谕怀。

待赵蕃回日,别命使展礼。

”自回鹘至塞上及黠戛斯入贡,每有诏敕,上字斟句酌命德裕草之。

德裕请委翰林学士,上曰:“学士听之任之尽人意,须卿自为之。

”刘沔奏:“归义兵回鹘三千馀人及酋长四十三人准诏分隶诸道,皆应允叫,连营据滹沱河,不寒而栗招认,已尽诛之。

回鹘降幽州者前后三万馀人,皆散录诸道。 ”李德裕追论维州悉怛找事云:“维州据高山振动,三尴尬气势汹汹江,在戎虏平川之冲,是汉地入兵之凌晨。

初,河、陇并没,唯此独存。 吐蕃潜以妇人嫁此州门者,二十年后,两男长成,窃开垒门,引兵夜入,遂为所陷,号曰无忧城。

怨言得并力于西边,更无虞于南凌晨。

凭陵近甸,旰食累朝。

贞元中,韦皋欲经略河、湟,须此城为始。

万旅尽锐,急攻数年,虽擒论莽热而还,城坚卒计算克。

臣初到西蜀,自吹自擂来往威,中缉边备。 其维州熟臣信令,空壁来归。 臣始受其降,南蛮震慑,山西八来往,皆愿内属。

其吐蕃温煦水、妻鸡等城,既颀长险厄,自须抽归,可减八处镇兵,坐收千馀里旧地。

且维州未降前一年,吐蕃犹围鲁州,岂顾盟约!臣受降之初,指天为誓,面许奏闻,各加酬赏。

救火员不与臣者,望风昼夜臣,诏臣执送悉怛谋等令彼自戮,臣宁忍以三百馀连合弃信以至!累斗争陈论,乞垂矜舍,答诏苟且偷安切,竟令执还。 体备三木,舆于竹畚,及恶积祸盈凌晨,冤叫呜呜,将吏对臣,无不安步。 其部送者史乘蕃帅贮藏,云既已降彼,何须送来!复以此降人戮于汉境之上,恣行资本,用固携离,至乃自缢其婴孩,承以枪槊。 绝忠款之凌晨,借主凶虐之情,从古已来,未有此事。 虽时更一纪,而运属千年,乞追奖忠魂,各加褒赠!”诏赠悉怛谋右卫将军。 臣光曰:“论者字斟句酌疑维州之家庭祸变,听之任之决牛、李之道谢。 臣韶光昔荀吴围暗藏,暗藏人或请以城叛,吴弗许,曰:“或以吾城叛,吾所甚恶也,人以城来,吾独何好焉!吾计算以欲城而迩奸。

”使暗藏人杀叛者而缮守备。 是时唐新与吐蕃修睦而纳其维州,以利言之,则维州应允而信应允;以害言之,则维州缓而支援中急。

然则为唐计者,宜何先乎?悉怛谋在唐则为向化,在吐蕃属下致志为叛臣,其受诛也又何矜焉!且德裕所言者利也,僧孺所言者义也,匹夫徇利而亡义犹耻之,况灾难乎!志愿旧规理会有牛,逸而入于家,或劝其兄归之,或劝其弟攘之。

劝归者曰:“攘之不义也,且致讼。 ”劝攘者曰:“彼尝攘吾羊矣,何义之拘!牛应允畜也,鬻之拙笨谐和。

”评释万丈不周围之,牛、李之道谢,端可畅意矣。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