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秀才 农夫和道长的故事

2019-07-23

秀才 农夫和道长的故事

道光年间,一个秀才,一个农夫,一个道长,他们互不认识,但同时来到一张茶桌上喝茶。 这道长仙风道骨,颇有仙人韵味。

喝罢茶,道长起身对二人作揖,道:两位施主,贫道法号刘半仙,乃是一名散修,今日你我三人在此相见也算是缘分。 刚才我暗卜一卦,竟发现两位不久都将遭遇不测,贫道于心不忍,特地提醒。

还望二人珍重。 见二人脸上泛起害怕之色,又道:此劫乃是我三人冥冥之中的羁绊,这二物你们各拿一件,待你们遭遇不测时可能会略有帮助。

说完,不待二人回话便飘然而去。 这两人,秀才名叫李登科,进京赶考落榜后回家,路过这里喝碗茶解解渴。 农夫名叫张老农,在这里种植茶叶,旁边用茅草搭建一个小亭,平时供来往客人品尝他的茶叶。

他是这样想的,来的人都是从四面八方来到天南海北去,只要喝过茶的人一宣传,他的茶叶就会卖出去。 刚才他们听刘半仙说自己会有劫难时就想求他指点,却不想刘半仙留下两个物件,这让两颗揣测不安的心有了一丝平静。 二人见对方都是苦命人,便互相作了介绍,道句保重,各忙各的个去了。

转眼几日过去,李登科已经踏上了故乡的土地,因名落孙山正在脑中思考如何应对家人的责难,从前方却传来哭哭啼啼的的声音。

李登科不禁好奇,不知又是哪个可怜人去世了。

抬眼望去,仔细一看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正在哭丧的分明是自己同窗好友杨进举的父母。

他忙跑上去询问:杨伯父,杨伯母,小生离家一月有余,你们两位这是为何难道是杨兄他!杨父一听这话,眼泪往下刷刷地流:登科啊,我儿命好苦啊。 上月与你约定一同进京赶考是身体感到不适,没能与你同行,你走后三天,他便挣扎着起床要去追你,却不想离家十天便又返回,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剩半条命了,没几天就去了啊!李登科也是感到悲恸不已,他对杨家父母劝慰道:进举已经去了,你们要节哀啊。

三人说了一些杨进举如何如何的话,李登科突然感到不对,按日子算杨进举早已出丧,今天这杨父杨母又是要到哪里去。

他将心中的疑问说出,杨父答道:我儿出丧那日,仵作恰巧路过,说我儿是中毒而亡,我记得我儿说过他是喝了一个农夫的茶才感到不适的,我们正要找他替我儿讨个公道。

李登科听到此大惊,莫非是那张老农的茶他又想到刘半仙所说之事,更是坚定了心中所想。

他决定帮那张老农一把。

杨伯父,杨伯母,你们的着急我可以体会,不过我们还是报官吧,毕竟没有证据,见到人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杨家父母对李登科也是视如己出,对他的话还是听的。 三人赶到县衙,恰巧遇到正要出门的仵作,仵作说:我正要找你们,你儿子的验尸结果出来了,是服水银过多致死的,可是令人奇怪的是他的胃中却没有水银。

求大人一定要帮我们找出凶手。

对了,是他!肯定的是他!一定是那个茶农,我儿是是喝他的茶后才中毒的。

杨父立即激动地说,仵作略为思考:这个应该会给你们一个公道,先回去吧。 三个人回去后过了一日,李登科坐不住了,他赶忙跑到张老农处:老农,你有危险了,有人怀疑你杀人了,你快跑吧!啊怎么回事李登科正欲回答,从林中却传来了知县的声音:这下逮个正着,来呀带回县衙。

不要啊,我们是被冤枉的!道长,快救救我们呐!知县后面赫然站着刘半仙,刘半仙对二人说:一切会县衙说。 升堂!威武!张老农,李登科,你们二人杀害杨进举证据确凿,可有话说知县威严的声音传来。 大人,我们没有杀人啊,我们是被冤枉的!张半农着急的辩解。

李登科一直盯着刘半仙,此时刘半仙点头了,李登科说:老农,快拿出大仙给我们的东西。

张老农一听急忙和李登科掏出与刘半仙初见时给他们的东西,一件是一根细竹管,一件是一个小瓶。 大人,此二物可证我们清白。

李登科说。

呈上来。

知县一看,瓶里装的竟然是水银,当即怒道:放肆!这分明就是杀人凶器。 来人,拉下去斩咯!不可能,这是为何死也让我们死明白!李登科不服。 哈哈,刘半仙却是大笑起来为什么我来告诉你们。 李登科,你妒忌杨进举比你有才,早有不服,恰巧在张半农那里遇到赶来的杨进举,心中一狠便来一计,你买通张老农与你同流合污,将杨进举用蒙汗药灌倒后,将水银灌入杨进举口中。

为了防止杨进举当场暴毙,你们又用竹管将他胃中的水银导出,延缓毒性。

之后你连夜离开,等到第二天,杨进举感到身体疼痛难忍,你让张老农把他送至村口。 可是如此你还不认罪李登科被张老农说得目瞪口呆,张老农早已被吓昏过去,知县惊堂木一拍,令箭一扔,两人就被拖了出去。 退堂!知县和刘半仙回到县衙后堂,知县对刘半仙说:谢谢大仙相助,这才顺利破案。 此小事尔,不足挂齿。

两人寒暄几句,刘半仙从县衙走出,走的时候顺手撕掉了贴在县衙的通缉令:通缉刘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