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史上最强侣行夫妇:我们只是把银行里的数字变成了另一种财富 少妇情感

2019-06-10

史上最强侣行夫妇:我们只是把银行里的数字变成了另一种财富 少妇情感

你想象中的旅行是什么样子?跟着导游一起打卡各个景点或者是和朋友一起组团来个自由行?今天要说的这对夫妻可不一样他们开帆船到南极结婚开飞机环游世界穿越战争中的索马里在阿富汗点亮大佛...十年的时间走遍全球近两百个国家轻轻松松烧掉一亿多被称为"中国最疯的夫妻"他们之前是干嘛的?哪里来的一亿多到处去玩?难道是富二代吗?憋急我们一起来看下侣行夫妻的故事原始资本光速积累是常人想不到的难张昕宇和妻子梁红4岁相识,相知,相恋,2000年,在我国人均收入几千元的时候,20岁出头的他们白手起家,短短两年就赚到了第一个人生百万。

烤羊肉串、开饭馆、做环卫工作、承包打扫公厕...又苦、又累、又脏,大伙都不愿意干的事情,张昕宇和梁红却能看到商机。

从一天能卖一箱啤酒,到一天晚上能卖一车啤酒,从每天能赚100块钱,到每天能赚一万块钱。 有了本钱以后,两人又开始干食品机械,做豆腐机,昕宇牌豆腐机是张昕宇自己捣鼓出来的,连宣传页也是他亲自设计的。 夫妻俩的豆腐小作坊遍布北京东南西北四九城,有菜市场的地儿,他们就搬一台豆腐机去。

但是这其中的辛苦也是一般人不能承受的。

早上4点钟起床,晚上最早入睡需要在10点。 冬天的时候要先泡豆子,泡好了之后要用手把豆子都捞出来,手上冻的全是裂的口子。

回忆起当时卖豆腐的经历,张昕宇和梁红觉得干什么工作都没有那个苦,但是幸福感和满足感也随之而来。 每天早晨6点的时候,一大帮阿姨就开始排着队买豆腐,那种被需要的快乐,到现在仍历历在目。

还有几个小伙子跟着他们一起干事,那种不光能养活自己,还能养活别人的存在感,比后面挣到第一个一千万,甚至挣到第一个一亿都让夫妻俩觉得快乐。 大起大落皆是人生生财之道有取有舍但是穷人乍富的结果,往往随之而来的却是悲剧。 从一个豆腐摊老板,忽然变成一家公司的张经理,甚至连开公司需要交税的常识都还不知道。 因为无照经营被曝光,上了315晚会。 靠豆腐机一夜暴富的二人,被工商处罚一百万。

短短的一年之内,放了一百万在自己面前,然后很短的时间内,又眼睁睁看着这一百万没了,张昕宇夫妇谈起当时的大起大落,很淡定地说这就是人生。

突然的暴富与归零并没有让二人沮丧,除了从头再来,没有其它选择。

这次的经历也成为他们再次创业的经验。

从珠宝首饰到机械工程,从国内市场到国际市场,生意越做越大,短短几年便做到了亿万身价。

他们赶上了创业最容易的时期,只要有机会就能赚到钱。 但是张昕宇和梁红夫妇在赚钱上有自己的取舍,昧良心的钱不赚。

当时有一个机会摆在眼前,他们甚至已经看到它的"钱景",轻松就能赚一个亿。

但是夫妻二人放弃了。 在当时有很多废弃的医疗用品、药渣等医疗垃圾,可以通过加工再次使用,这里面的暴利可想而知,但是危害性也不言而喻。

张昕宇直言,"我怕生孩子没屁眼儿!"疯狂地买车买房富一代心态彻底膨胀在成为亿万富翁这个过程中,其实张昕宇和梁红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也发生了一次次巨变。 如果说,大家对"富二代"的刻板印象是疯狂任性和挥金如土,那当我们重新审视张昕宇和梁红这一对"富一代"的生活的时候,就会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疯狂。 那时,他们的疯狂比起后来旅行的路途,有过之而无不及。

心态最膨胀的时候,买房买车跟买白菜似的。

张昕宇回忆起买房子的趣事,当时富力城在建的时候,他跑到售楼处去讨价还价:"多买能便宜吗?""您想买几套?""来两套。

""便宜不了!""那几套能便宜?""十套能便宜。 ""好的,来十套!"那会儿没有限购,买的房子基本上在北京三环以里。 梁红笑着说,"其实我特别感谢那会儿买房的那么一段时间,真的后来到我们环飞的时候,发现没有钱的时候就开始卖房子。 "除了买房,还疯狂地换车,最多的时候,夫妻俩名下有50多辆车。 桌子上摊一堆钥匙,出门的时候随便拿一个走。

还有疯狂地旅游,张昕宇定义那个时候只能叫旅游,和后来的旅行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挑酒店的时候,如果前台叫不上他的名字,就拒绝付小费。

那会儿付小费是100美金100美金地付。 翻翻护照,还有去法国的签证呢,里昂有一家饭馆的香肠特好吃,猪下水做的,然后直接买张机票就去了。 "听说有个明星动不动就去国外喂鸽子,我们就去法国吃个香肠"。 更疯狂的,为了庆祝2010年的元宵节,还用直升飞机放鞭炮。 如今再提起这些过往,张昕宇面露憨笑,"这不提了,当年年少无知啊"。

这种"年少无知"的疯狂一直伴随着这对白手起家的夫妻。

他们认为,靠自己的双手和奋斗赚来的钱,就应该用来享受生活。 但是以后是不是永远要过这样的生活,他们没有考虑过。

汶川地震改变人生轨迹开启十年旅行直到2008年汶川地震,彻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 地震三天后,张昕宇带领北京希望救援队赶赴汶川重灾一线,负责5000名灾民的疾病预防控制及消毒工作。 当时正在做外贸的张昕宇,手里正好有一批救援器材,于是他带着这些器材直接过去了。 他所到的汉旺有大量的工厂、大量的居民楼,正是集中受灾区,救援难度特别大。

一所学校门口有一个牌子上写着:接送学生的家长请把车停在这儿,但那天那底下放的全是尸体。 张昕宇小时候腿折都没哭过,在汶川的时候却止不住自己的眼泪。 在那之后,张昕宇和梁红第一次意识到人类的渺小和生命的脆弱,"人这一辈子到底该怎么活?是不是就是这样无休止地去努力地工作、去赚钱?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所以真的就是珍惜你还活着的时候。 "当时他们放着木村好夫的《柳濑小镇》,张昕宇把所有的想法,在曲子开头讲给梁红,梁红在曲子的结尾告诉了他答案,两个人就这么一拍即合,用了四分钟做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 谈到这里,张昕宇不无自豪地说:"我觉得我们俩最可贵的地方就是高度一致的契合,她理解我,我理解她,她知道我可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所以她就陪着我,她就配合着我。 我说那咱们去玩,可不能像以前那么玩了,咱们要做些有意义的事,然后就开始了旅行"。 十年环球旅行成就彼此共同的梦想2008年,张昕宇和梁红开启“十年侣行计划”。 他们把五星红旗插在1190摄氏度的新西兰马露姆火山旁,尽管由于空气中酸性太大,红旗瞬间被腐蚀成白旗。

他把和梁红在北极求婚、南极结婚的故事写成邮件,抄送给各国总理办公室,居然还收到了5位国家首脑的祝福!国家广电总局曾就他们一行人展开过讨论,最后定论为:一支有力量的“民间外交”队伍。

《侣行》爆红之后,也有人谈论他们把钱都花光了,张昕宇和梁红却认为这就是一个能量守恒,每个人都会去平衡自己的舍与得,他们只是把银行里的数字变成了脑海里的记忆,财富以另外的一种方式留存下来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