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一百七十六回 七夕之夜

2019-07-24

第一百七十六回 七夕之夜

到家中,五人休息了一会,待天色暗了下来,就轮流依然是蓝萱和伊露最先洗,孟婷在屋子里休息,而杨默和刘思怡则是在坝子上乘凉。 \W\\这时的夜晚,已经安全暗了下来,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白日的热气,时而还带起一缕轻雾,向侧面山坡上荡去,坡上树林的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 天上的星星渐渐明亮起来,眨巴眨巴着眼睛,星光照射在那田野上,给夜色披上了一层淡淡的墨纱,股股脱脱,如同坠人梦境。 望着美丽的夜空,杨默突然想什么,他小步跑到屋子里,然后回到了坝子上,一把拉起刘思怡的手,低声道:“思怡,我们去那边坐坐。 ”刘思怡微微一怔,没有多问,欠身站起,和杨默一起往坝子的左面去了。 坝子左面是一片绣林,两人穿过竹林,来到一块十多平方米的草坝上。

杨默一屁股坐到草地上,刘思怡也准备跟着坐下来,杨默忙阻止道:“思怡,草地脏,而且有虫子,还是坐我大腿吧。 ”说话的同时,搂过刘思怡的双腿来,顺势揽到了自己的怀中。

软绵绵的草地如毛毯一样,让杨默觉得非常舒服,草丛中,还散发着淡淡的泥香、草香,和刘思怡身上的体香夹杂在一起,让人心旷神怡。 而坐在杨默左边大腿上的刘思怡也感觉非常舒服,她虽然有些心疼杨默大腿受到的挤压,不过她知道杨默能从中获得快乐和幸福,也就没有阻止。 她一只腿放到杨默右边的大腿上。 另一只腿则放在了他两腿之间,面朝杨默脸庞,柔声道:“小枫。 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平时有孟婷在,她都只能叫杨默小杨,而这一刻,她才能放开心怀称呼小枫,虽然她知道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但是每次叫小枫地时候,她就感觉自己和他更加亲密。 杨默伸过左手来,搂住刘思怡的香肩,然后扬起右手来,指了指天上的星星。

笑眯眯道:“思怡,你看天上,今天地牛郎织女是不是特别亮?”顺着杨默手指的方向,刘思怡抬头望去,夜空如洗。

天上的星星越发明亮了,宛若无边的蓝缎上的洒印着数不清的碎玉儿,亮亮闪闪。 如梦如幻。

特别是那银河两边的牛郎织女,犹豫夜空的眼睛,把周围星星的光彩都压了下去。 “恩,确实很亮。

”刘思怡笑了笑,“我知道了,今天是农历七月七日呢,我们世代相传的情人节。

”“猜对了。

”杨默变戏法地从怀中取出一串水晶项链来,放到刘思怡地面前,“思怡,送给你的。

”刘思怡点了点杨默的额头。

微微一笑,“小子,你什么时候买的啊。

我怎么不知道?”“呵呵,前天去苏原买的。

亲爱地,还好看吧?”杨默双眼充满了无限的柔情。

“非常好看。 ”刘思怡拿起项链仔细端详着,项链虽然质地平凡,但是做工却非常精细,链珠的形状更是各有特色,在淡淡地星光下,耀闪着梦幻般的光芒,实在是件美丽的小礼物。 她将项链的前团拉扯到自己胸口,动情道:“小枫,我好喜欢,看在你礼物的份上,送你一个吻。 ”说着,就探过嘴来,亲吻在了杨默的额头上。

那仿佛两片温泽的花瓣印了上来,带着淡淡的幽香,让杨默如痴如醉,他强烈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幸福,能和这样地知心爱人共度七夕之夜,自己还有什么所求的呢!“我帮你戴上。 ”杨默将项链放到刘思怡的脖子上,小心翼翼地帮她戴起了项链。 项链上身后,在星光下偶尔闪动着一丝光亮,让本就美丽地她更添一份亮彩。

“思怡,你好美。 ”杨默痴痴看了刘思怡一会,然后伸过嘴唇去,和她双唇印在了一起……。

两人轻吻了好一会,这才松开嘴唇,“躺一会吧。 ”杨默说着,顺势躺倒了草地上,他虽然知道草地里有不少蚊虫,但是此时的他,只有刘思怡地存在,又哪里去理会那些蚊虫呢?“恩……。

”刘思怡也顺着杨默躺下的方向躺了下来,只是她的身子却是轮着躺的,而且整个身子都压在了杨默的身上,却是没有和草地直接接触。 袋靠在杨默的肩头上,侧望着天空,柔声道:“小枫织女真的会在今天相会吗?”杨默笑道:“当然能了,七夕鹊桥通呢,牛郎和织女就能通过鹊桥见面了。

”“我想他们这一刻就会面了,今天晚上,一定是他们最幸福的日子。

”刘思怡声音温柔如水,口气中还带着几分小女孩的天真。

“是的,他们幸福,我们也幸福。

”杨默说着,伸过脸来,亲了亲刘思怡的脸庞。 “小枫,我要你给我讲故事。

”刘思怡眼角眉梢尽是绵绵情意。 “恩,我想想。

”杨默凝思一会,说道:“一个男孩女孩一个传呼机,对女孩说道,你要时时刻刻把传呼机开着……。 ”刘思怡静静地听着杨默的讲述,待他说完了,才点了点他的额头,笑笑道:“这是我以前给你将的故事呢,你现在现在居然反过来给我讲?”杨默笑盈盈道:“思怡,我喜欢你讲的这些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自然应该把他们牢牢记在心中,现在温习一遍,也是应该的。 ”刘思怡甜甜一笑:“恩,那也是,那你再讲两个呢,我以前给你讲的也行。 ”“好,再讲一个……!”夜越来越静了,清冷的星光倒映在水田里,和远处的住户灯光混成一片,如梦如幻。 茂密的野草此唱彼应地响着秋虫的唧令声,让这世界多了许多生机。

旁边的柏树上,一对云雀的歌唱声尤为响亮,把周围的蛙声、蛐蛐声都压了下去,寥廓的苍穹好象也在屏息静听这对小生命情爱的颂歌。 一阵微风吹来,飘来几片秋叶,游游荡荡地落在空中,给本就美丽的夜色更增添了几分情调,杨默身边的野草婆娑摇动,轻抚在他袒露的肌肤上,宛如少女在抚摸一般。 杨默陶醉了,他静静地拥抱着怀中的香玉美人,把除这之外的世界渐渐遗忘。

“对了,小枫,露露怎么办?”刘思怡突然问道。

杨默这才从美梦中收回了思绪,他心下暗自叹了一口气,是啊,这样的日子,我总不能只陪思怡,而不陪露露吧?只是,要是我一会陪露露,思怡会生气吗?哎,就算她不生气,但是心中不舒服却是必然的,在这样的日子,我竟然要让自己心爱的人心情郁闷,真是不应该。

只是,我又能做点什么呢,总不能一会不去理会露露吧,那样一来,她会更加伤心的。 “一会还是陪陪她吧。 ”刘思怡看出了杨默的难处,虽然她知道这样的事情会让自己郁闷,但是这总比让伊露伤痛、杨默为难的好。

“思怡……。

”杨默心下无限感动,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怀中的这个爱人,真的太了解自己了,也太会为自己着想了,而自己却让她心情郁闷,实在是愧对于她。 但是,他心下除了愧疚,却是无能为力,因为他对露露更加愧疚……!“她们早就洗澡出来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刘思怡的声音有些意犹未尽。

杨默轻轻点了点头,推起刘思怡的身子来,然后坐了起来。 虽然在这里躺了近半个小时,而且身上还承受了一个人,但是杨默屁股却没有丝毫发麻的感觉,这都是以前高强度训练的结果,当初的他们,经常是趴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地坚持几个小时。

“我们走吧。

”杨默牵起刘思怡的手,往那边坝子去了。

刚上坝子,两人就很默契地松开了双手,他们可不想用行动来刺激伊露的心灵。 这时,伊露和蓝萱正在坝子上梳理着头发,蓝萱见两人回来,微微笑道:“你们胆儿还真大,晚上竟然也敢出去……。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而伊露则是把目光落到了刘思怡的脖子上,眼眶中划过一丝幽怨,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她知道今天是七夕节,也知道杨默和刘思怡刚才去干什么了,心下的醋坛子自然给打破了,但她先前说过不会计较杨默和刘思怡的来往,现在看到这样的情景,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暗生闷气。

秒记《爱上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