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明末吴三桂的败笔不在于降清 而是他的反复 – 半山散文吧

2019-07-10

明末吴三桂的败笔不在于降清 而是他的反复 – 半山散文吧

吴三桂,明末清初著名的政治、军事人物。 明崇祯时为辽东总兵,封平西伯,镇守山海关。

崇祯皇帝登基,开武科取士,吴三桂夺得武科举人。 抛去这些废话,他还是祖大寿外甥。 历史就是这么出奇的相似。 说回吴三桂,对他主流的看法无非汉奸二字。 是他引清兵入关打垮了李自成刚刚建立的农民政权,是他杀了朱由榔彻底根绝了爱国志士复兴大明的梦想,是他与大清分庭抗礼道貌岸然地想反清复明。

一、降清以前很多文人墨客对这段的描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究竟是不是,我不好说。

先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 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煤山自缢。 这里顺便说一下,农民起义军自古以来就都存在其自身的局限性。 军纪涣散,烧杀掳勒。 打下北京城后,李自成的流氓本性暴露无遗,这段不做细说。

脑子正常的人,都看得出,这厮蹦跶不了几天。

与之最鲜明的一个对比是,刘邦入咸阳,约法三章。

吴三桂的脑子应该是比较正常的。 吴三桂镇守山海关,与清军交手数年。 对其也颇为了解。 自己的舅舅祖大寿降清后,混的也不错。 鞑子虽为异族,却深谙汉人一诺千金之道。 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刘宗敏居然还敢动吴三桂的女人,确实愚蠢。

《明史流寇》载:“初,三桂奉诏入援至山海关,京师陷,犹豫不进。

自成劫其父襄,作书招之,三桂欲降,至滦州,闻爱姬陈沅被刘宗敏掠去,愤甚,疾归山海,袭破贼将。

自成怒,亲部贼十余万,执吴襄于军,东攻山海关,以别将从一片石越关外。 三桂惧,乞降于我。 ”意思就是说,吴三桂本来是要投降的,结果听说自己的小妾被李自成的人绑了。

瞬间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崩腾而过(同时吴三桂的父亲也被李自成给绑了)。 我个人觉得,吴三桂愤怒的原因不是因为陈圆圆这个人,而是因为这件事。 笔者推测,吴三桂内心应是作如是想:老子手上还有兵,你都敢这么欺负老子,老子要是真降了你,你不是想怎么欺负老子,就怎么欺负老子了?何况大明积弊已久,千疮百孔,民不聊生。

崇祯虽欲力挽狂澜,无奈广厦将倾。 诚如史剧《大明劫》中吴又可所言:“我朝积弊已就,非一味猛药所能痊愈。

”李闯匪性甚重,仅从入北京就能看出,此贼鼠目寸光,低劣无知,脑残至极,难成大事。 所以在当时的时局下吴三桂降清是最正确,也是对其自身最有利的选择。

二、亡明所谓干一行,爱一行。

既已降清,必然亡明。 吴三桂深知,在中国传统道德观中,背叛是很严重的事情。

但再严重的事情也难道成王败寇的天理。

(图)明末形势图人性的变化就是如此之快,曾经镇守山海关,清军不能入。

降清后就突然能横下心铲除所有明朝余孽。

当大清统一中国的急先锋,可谓物极必反。 明已然被李自成亡过一次,以此疲敝之态,被清统一只是时间问题。

吴三桂的错误在于:忠心固可表,演技太浮夸。

在后来的灭明过程中,吴三桂的表现如疯狗一般,不计后果。

由此为其最后的悲惨结局埋下伏笔。 三、反清这可谓是吴三桂一生中最愚蠢的事。 由于其疯狂的亡明行径,他反清从一开始,就注定会失败。 吴三桂反清时,正值玄烨当政。

玄烨是中国历史上最牛的皇帝之一(是公认的)。

对吴三桂而言,对手很强。

何况彼时清朝统治中原已有三十年。 三十年意味着一代人。 虽有“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旧恨,但三十年足以让很多人忘记。 即便想起,也不会忘记是谁引清军入关,是谁如疯狗一般为清军攻城略地、残害同胞。 (图)吴三桂(1612年6月8日-1678年10月2日),字长伯吴三桂的愚蠢在于“矢忠新朝”三十年后,又扯起了“复明”的旗号。

反叛之前,率部下祭扫桂王陵墓,“恸哭,伏地不能起”,对部下大加煽动。 反叛之后,发布檄文,指责清朝“窃我先朝神器,变我中国冠裳”,并声称要“共举大明之文物,悉还中夏之乾坤”。 岂不逗逼乎?古语有云,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吴三桂这个造反的口号是严重有问题的,许是老糊涂了。 俗话说nozuonodie。 既失天时,又失人心。 仅有的地利,也未能充分利用。 而年轻的玄烨还能在此时发布政令:在各省任职的吴三桂部下的亲属概不株连,各安职业。

仅这一条,此二人,高下立现。

吴三桂理当是败得心服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