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1622章 雕像和能量光团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2019-07-09

第1622章 雕像和能量光团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在接近“圣殿”后,“阿巴瑟”放慢了速度。 它先是谨慎地抬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圣殿”顶端,又确定了精神感官当中那里的虚空没有任何波动震荡,这才猛地加速冲进了“圣殿”当中。

不谨慎一点不行,“阿巴瑟”清楚地记得,“主宰”告诉它已经有超过上万的领主和数以百万计的虫子死在了漩涡或者说能量光柱下。

最早的时候,每当漩涡出现时,“主宰”都会派出大量的虫子尝试飞进去看看。 因为在它的判断中,这个能量漩涡很有可能就是一个空间虫洞。

只是,所有的虫子,无论聪明的“领主”,又或者防御力极端强悍的“雷兽”,只要它们一接近能量漩涡,都会被无情地撕扯成碎片。

能量光柱就更不用说了,“阿巴瑟”就亲眼目睹过一次。 当那一次它来找“主宰”时,恰恰碰上能量漩涡出现。 早就守在圣殿周围的虫子,几乎挤满了整片大陆、铺满了整个天穹。

当能量漩涡出现后,接到了“主宰”命令的它们,疯狂地涌向了能量漩涡。 “阿巴瑟”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幕,那看似恐怖的能量漩涡,完全就是一个绞肉机。 无论再多的虫子飞过去,它都会在瞬间无情地将它们绞成碎。

数千万的虫子,就这样被能量漩涡吞噬了一干二净。 当最后能量光柱轰然落下时,“主宰”没有下达停止的命令,更多的虫子仍旧是无所畏惧地扑了上去。

每一只虫子,领主、刺虫、暴牛、雷兽……只要它们的身躯接近能量光柱,哪怕是堪比金属巨舰的雷兽,都在瞬间冰雪似的融化、蒸发了,甚至连一片骨渣都没有留下。 就这样,直至能量光柱和能量漩涡消失,将近六千多万的虫子死亡。

在这个过程中,它们甚至连一只都没有靠近过能量漩涡的中心位置。

这一幕,带给了“阿巴瑟”极度的震撼。

当然,它的震撼不是源于六千多万虫子的死亡。

做为一个“基因工程师”似的存在,死在“阿巴瑟”手中的其它生物和虫子足以填海了,它自己甚至连一个大概的数字都无法确定。

掌控着“虫族”进化的基因钥匙,对于生命,无论是其它生物或者虫子,“阿巴瑟”都不放在心上。 别说是六千万,哪怕这个数量再翻十倍、百倍,它也会无动于衷。

真正让它震撼的,是那恐怖的能量。

跟“主宰”一样,“阿巴瑟”相信那个能量漩涡中心点肯定是一个虫洞。

只是它无法想象,虫洞的那一边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宣泄出这么恐怖的能量!在它眼中已经可以横扫整个宇宙的“虫族”,在这样恐怖的能量面前,竟然完全不堪一击!同时,每次想到这些,“阿巴瑟”就越发鄙视“萨尔那加族”。 不管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他们都拥有了可以利用这恐怖能量的能力。

拥有这种能力,他们不尝试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却是偏执地发展“生物科技”,而且还是将整个文明的资源全部倾注到了这方面。

这在“阿巴瑟”看来,他们不仅仅是偏执,而是愚蠢。 如果他们可以尝试将这种能力运用到战舰武器上,如果这种武器可以被批量制造出来,如果这种武器可以发展成范围杀伤武器。 那样的话,“虫族”所向披靡的虫海战术,在他们面前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聪明的萨尔那加族人,愚蠢的创世族啊!”摇了摇脑袋,“阿巴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这么感慨。

将这些没用的信息甩出了脑海,“阿巴瑟”这时已经进入了“圣殿”大厅。

苍凉。

古朴。 “圣殿”中并没有太多的事物,十分的空旷。 只是在巨大的殿室不同的位置,摆放着一些雕像。 这些雕像,无一例外都很高大。

全部都由特殊的石头雕刻而成,似人非人,似兽非兽。 这些雕像不是“萨尔那加族”,虽然“阿巴瑟”没有见过他们。

在这些巨大的雕像身上,有一些浅浅的纹路。

这些纹路很奇特,视线中不见异常,但是“阿巴瑟”的精神感官中,一些淡蓝色的光线正在这些纹路中流淌着。

光线不是真的光线,而是能量。

能量也不是雕像产生的,而是来源于这些位置看似混乱实则有一定规律的雕像中心位置,那个巨大的能量光团。 淡蓝色的能量光团,悬浮在雕像中心位置的祭坛上。 能量光团很大,祭坛占据了大殿百分之六十的空间,而能量光团又占据了祭坛将近百分之八十的空间。 低空悬浮的能量光团中,延展出了十六根细小的能量光线,投入到了十六个雕像当中。 并不是能量输出,能量光团对雕像的作用,就像是它是一个灯光源,只是将光芒打到了这些雕像身上。 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阿巴瑟”听“主宰”说起过,从天而降的能量光柱,正是因为这十六个雕像的存在,才会被截留一部分,形成了这个巨大的能量光团。

抬起头,“阿巴瑟”看向了大殿高处。 无论大殿有多高,它都能一眼看到那一片巴掌大的天穹。 恐怖的能量光柱从天而降,狠狠地轰击在祭坛上悬浮的能量光团。 这时,能量光团因为瞬间的能量剧烈反应,会将更多的能量宣泄出去。 雕刻着各种扭曲图案的祭坛,仿佛将这种能量死死地困住了。 能量光团的宣泄,只能针对十六个雕像。 而这时,十六个雕像身上的特殊纹路就会起到作用。 它们会将瞬间涌过来的狂暴的能量,在体表的纹路中流转一圈后,再输送到能量光团当中。

听上去,这仿佛没有任何作用。

只是“主宰”说过,当恐怖的能量在经过了雕像身上的纹路流转后,再回到能量光团中时,就会奇特地以能量光柱为载体,再通过能量漩涡送回原来的空间。 就这样,每一次能量光柱的轰击,并不会造成恶劣的后果。

相反,能量光团每次都会截留一定的能量,就像是在成长一样。

“阿巴瑟”清楚地记得,上一次它来这里的时候,能量光团顶多也就是现在一半的体积。 而每一次能量光柱轰击,只会让能量光团有一丁点的成长。

显然,它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

显然,能量光团已经承受了很多次能量光柱的轰击了。 “阿巴瑟,有什么事情吗?”正在“阿巴瑟”还在想下一次能量光柱会什么时候降落时,一个声音在它脑海中响了起来。 “主宰,您醒了?”没有一丝犹豫,“阿巴瑟”连忙向面前巨大的能量光团恭敬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