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每个不能打败我的事件,都会把我变得更加璀璨

2019-07-10

每个不能打败我的事件,都会把我变得更加璀璨

每个不能打败我的事件,都会把我变得更加璀璨  文/疯为白鹿  01  这句话是我说的。

  说过一句类似的:任何不能杀死你的,都会把你变得更加强大。

  原则上类似这样的小句子,再加上个名人的名字,都要小心,很可能是杜撰出来的。

而这句话恰恰是尼采说的。

因为尼采在哲学界就是这样一个心灵鸡汤的萌萌哒大师,加上他最终疯了,这更增加了他神秘主义的色彩。 所以很多人崇拜不见得是崇拜尼采的思想,而是崇拜他作为哲学家,竟然疯了。   我认识尼采是我读初中的时候,一个学长,当然是长得很帅气的那种,后来成了电视台主播。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他在学校的大喇叭里说,自己最的人是尼采。

听到这个奇怪的名字,简直羞愧难当,原来我跟帅哥之间差的还有一个尼采呢!  于是去图书馆借阅尼采的书,跟图书馆的大妈说:我要读尼采!如果那一刻我是个动物的话,肯定是一只雄鸡。 在大妈你要疯了的眼神中,借到了尼采的《权力意志》。 读了一遍,也没看懂,每天早上再听到学长的声音,都无地自容。

因为他竟然可以读得懂我读不懂的书,这个打击实在太大了。

  直到后来学业乱七八糟的事情积累到一起,身心疲惫。 在上海徐家汇的一家书店,重新遇上了尼采。

  02  其实我相信总有一本书,在某个地方等着你。

如果你太早遇到,肯定不会认识,也不其价值,因为自己还没准备好。 那时读到任何不能杀死你的,都会把你变得更加强大。

这句话,简直热血沸腾。

这俨然就是为我写的话,和为我写的书。   后来我开始迷上了尼采。 就如同尼采迷恋叔本华  尼采年轻的时候非常崇拜叔本华,在莱比锡的旧书店,尼采看到叔本华的《在一位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的时候,他才21岁。

他回忆说,不知道什么鬼精灵在耳边悄悄说:把这本书拿回去。 从此尼采就崇拜起了叔本华,每次尼采遇到问题都会大喊:叔本华救我。

就如同唐僧遇到问题,总会喊:悟空~  尼采拿起叔本华这本书的那一天,是1865年的一个秋天。

  这种迷恋持续了大约10年,尼采就开始走向了批判叔本华的道路,他认为叔本华的思想太过懦弱而不真实,像胆小的麋鹿一样躲藏在森林里。 因为叔本华这位悲情主义大师,用一生来逃避痛苦,尼采觉得,这太懦弱了,我也这么觉得。

  尼采认为,我们应该正视痛苦,因为痛苦是达到善和完美的必经之路。 就好比一些创伤,你企图忘记它,尽量不去想它,但它不会消失,它总在某个时点跳出来,对自己构成二次伤害。

  你只有正视这些问题,才能不被它控制。

比如睡觉前跟放电影一样,把这件事过一遍,你越想逃避越让自己难受的细节,越要直视它。

想过一遍,对自己说:这件事发生了,我接受了。

然后你留在这里,我要继续我的。

  逃避,是懦弱,是叔本华。   面对苦难,才是真正的强者,这是尼采。

  03  后来我又遇到那位学长,我说:你当年提到的尼采帮了我。 他不好意思的说:我那会也就只是知道尼采的名字而已。

他说:我其实真正喜欢的人是海德格尔。

呵呵呵……  虽然被骗很多年,但我倒是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位哲学家作伴。 在理性主义上我崇拜康德,在形而上的问题上,我崇拜尼采。 每次我跟自己的说到这个问题时,他们也都恶狠狠的瞪着我,如同我当年恶狠狠的盯着广播站的那个大喇叭。   尼采是激情的,但他的生活却是悲剧的。 他一生不被人理解;他写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也只送出去七本;他爱的人也不爱她,他自己得了梅毒  他的转机出现在1889年1月3日,因为那天他疯了。 尼采在都灵看见一个马夫在虐待他的马,尼采跑过去抱住马脖子,然后就疯了......那一年他45岁。   尼采疯了以后,财富和名气接踵而至,他妹妹给他穿上白色的袍子,留起浓密的胡子,仙风道骨一般。 她妹妹还篡改他的著作,把《权力意志》修改成了种族歧视的学说,从而让希特拉成为了尼采的忠实信徒。 就这么被她妹妹折腾到56岁,他死了。   这就是尼采的一生,颇悲情。 但他的思想大气磅礴  04  尼采认为,同情弱者是没有错的,但弱者不能以此作为资本,去要挟、榨取强者。

这样做是可耻的。

自己的悲惨,不是让别人同情的资本。

自己要强大,不能自甘堕落。

  痛苦,和挫败,这些玩意儿都是的组成部分,尽管让人难过,但要接受。 没有痛苦和挫败的人,创作不出好的作品。 甚至你有多痛苦,你就会有多幸福,试想一个饿的要死的人吃到一个馒头,该是多么的幸福。 因为他遭遇了巨大的痛苦,所以他能享受到莫大的幸福。   要尝试与自己的悲观情绪沟通。

用尼采的话说:从悲观的内心世界发出欢快而又恶毒的笑声,因为我们有勇气、野心、尊严、人格的力量、幽默感和独立性。

这些意志,让我们可以跟悲观情绪平起平坐。

如何训练这个部分呢?可以阅读,可以读诗歌,可以旅行,可以与智者交谈,这些都是在增强自己的权力意志。

  我们推一面墙,一次不倒,两次不倒,好像永远都不会倒。

但是在推墙的过程中,我们变得更加强壮。 这句话好像是蔡康永说的,也是尼采那句话的另一个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