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八百八十四章 你以为我是逗你玩吗?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2019-07-12

第八百八十四章 你以为我是逗你玩吗?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嗯?”王动的脸上露出两分微微的惊讶,抬起了眼,眼光直直的落在了秦阳的脸上,仿佛秦阳的脸上长出了花。

秦阳面带微笑,平静的看着王动,神色平静,不卑不亢。 秦阳内气其实是有点忐忑的,毕竟他对于这组数字所代表的意义一无所知。 王动静静的审视着秦阳,那双深邃的眼睛仿佛具有透视人心的力量,让秦阳有着一种错觉,那便是王动看穿了自己内心的一切秘密。

这双眼睛没有笑容,很平静,甚至显得有些异样的冷。

这双眼睛的注视之下,秦阳感觉到无比的别扭,但是他竭力的维持着自己的情绪。

好半晌,王动的声音才轻飘飘的传了过来,有种从虚无中传来的感觉。

“他是你的谁?”秦阳没有隐瞒,爽快的回答道:“他是我师公。

”“师公?”王动的嘴角略微的扬起了两分,声音依旧低沉:“你师傅是莫羽?”秦阳心中微微一惊,这个王动果然和师公是认识的人,而且他既然知道自己师傅的名字,那也就代表他知道自己的身份。 虽然心中略微有着两分担心,毕竟自己是带着任务进来的,但是秦阳却还是干净利落的答应道“是的。 ”王动眼光有着两分微妙:“怎么进来的?”秦阳摸了摸鼻子,表情略微有点有点犹豫,但是想着师公既然没有特别交代,这人又了解隐门,应该不会是隐门的敌人。

“打架,恶意伤害,致人重伤。 ”王动的眼光露出了两分嗤笑的表情,他没说话,但是秦阳却是完全理解他眼中的意思。 隐门的人,能量巨大,会因为打架,进入这里?这本就是扯淡好不好?信的人就是傻子。 秦阳表情略微有着两分尴尬,同时心中有着两分忐忑,王动不会把自己的身份曝光吧,先不说会不会引来可能的麻烦,但是任务肯定是没办法执行了。

“明天下午来陪我下棋。 ”王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稍微高了那么两分,周围的人顿时有不少人都听见了。

“我去,他竟然真打动了王老!”“王老这是摆明态度啊,恐怕雷明是不敢动他了,否则惹怒了王老可是个大麻烦。

”“这小子真牛逼,竟然硬生生的在死路中找出了一条活路啊。

”“刚才他们好像聊过,只是不知道他们聊的什么……”“雷明这下要坐蜡了!”很多人的眼光都齐刷刷的转了过去,落在了抄着双手的雷明身上。 雷明隔得并不远,他自然也听到了王动的这句话。 他咬紧了牙,眼光愤愤的看了一眼坐在王动对面的秦阳,冷冷的低声喝道:“我们走。 ”雷明自然不敢招惹王动。

秦阳一直都注意着周围的东京,看着雷明等人离开,心中松了一口气,冲着王动拱了拱手:“多谢王老回护!”王动目光淡淡的盯着秦阳,站起了身:“跟我来。

”王动背着双手,缓步的向着监舍的方向走去,秦阳赶紧站起了身子,跟在了王动的身边,王动也不说话,就这么缓慢步行离开了操场,王动的跟班郑君飞快的收起了那副明显看起来就造价不菲的围棋抱在怀里,快速的亦步亦趋的跟在王动和秦阳的身后。

跟着王动走进了一间监舍,秦阳惊讶的发现他的监舍里竟然只有两个铺位上有被子,这似乎表明着这屋子里只有两个住客,应该就是王动和郑君两人。

另外让秦阳有些奇怪的是这个监舍的位置,竟然不是和其他监舍连成一片的,而是一个单独的监舍,就连监舍里的大小和其他监舍也都不一样,要大一些。 王动冲着郑君摆了摆手,郑君点了点头,放下了手里的棋盘,然后站到了门口,警惕的看着左右。 秦阳看着这一幕,心中略微紧张,知道接下来王动应该会和自己说什么,或许是他和师公苗剑宫的渊源?王动在屋子里的椅子上坐下,转过头看着秦阳,淡淡的说道:“苗剑宫和你说过我是谁吗?”秦阳摇头:“没有,他只是让我进来这里后找你,让我告诉你那组数字,其他的一概没提……王老,你和我师公认识吗?”“认识?”王动冷哼一声道:“当然认识,不过如果你认为我和你师公苗剑宫有多好的关系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秦阳微微一愣,关系不好?“王老,难不成你和我师公苗剑宫是仇人不成?”王动脸上忽然露出两分森冷的笑容:“说是仇人也差不多,我原本没想过要去找他麻烦,没想到他却把徒孙送进来,他的心可真够大的……”王动那原本平静的脸陡然变得充满了杀气,这让秦阳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脸上神色也有着几分难以维持平静。 这王动可是监狱里的一个传奇人物,没人敢招惹,如果他真的和师公苗剑宫有仇,那自己进来不是玩完了吗?凭借这王动的实力,真想要干掉自己也就是一根手指头的事情,甚至可以让自己死得无声无息。 秦阳心脏紧缩,可是忽然他脑海中想起了刚才在外面王动对自己说的那句话,那不是明显是在保护自己吗?更何况如果这个人真是师公的对头,师公又怎么会把自己送到他面前,那不是真的坑死自己吗?秦阳想到这里,原本有着的几分慌张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王老,既然你和我师公是仇敌,那在外面你为什么要帮我呢,看着那雷明对付我不就行了吗?”王动冷冷一笑:“因为我要亲自收拾你啊。 ”秦阳很是光棍的说道:“前辈实力强大,我只是一个小成境而已,不管前辈要对我做什么,我都没有反抗之力,前辈又何必这么大费周章?”王动冷冷的看着秦阳,脸上浮现出几分冰冷的笑容。

“你以为我是逗你玩吗?”秦阳摇头:“我只是一无所知,而且毫无反抗能力而已。

”王动眼中寒芒一闪,陡然伸手,右手五指虚点,几道气劲瞬间破空飞出,瞬间击中了秦阳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