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诗选刊》头条诗人 大解:玄天湖

2019-08-15

《诗选刊》头条诗人  大解:玄天湖

万世已去,退场者仍在还乡的路上。

往兮?归兮?我记得人间,有一个荒凉的大海,比死还要恒久,因为汇集深流而永不平静。 所谓肥而不腻,是紧绷的青春里,含着大量的水。

肉肉的、丰满的、光滑的金沙江,在群山里拐弯,故意扭动着身子,吸引你。

流水发光。 凉风习习。 在江边,别跟我提酒,要说,就说醉话!要走,就带着白娘子,在众目下私奔!所以慢啊宽啊平啊,我都能理解,深流早已安顿了波澜。 当大船行至中游,来点风行不?别磨磨蹭蹭行不?在我们北方,河流暴躁,一日千里,当然活着也是,来去匆匆,什么也攒不下,却总有人,不断降临。

在绝壁下,在大凉山里,在吓死人的咆哮和轰鸣中,镇定也是不可能的。 大渡河太急了,它没有闲心跟你扯淡。

它不容忍败笔。 就像人潮从地平线上涌过来,不可阻挡,凡是人,就必须赴死。 有些河太浅,从未淹死过人。 有些死人又活了,换个名字继续作死。

我真想踹他两脚。 沁河不。

沁河水不多不少,也就一般吧。 两岸的山,绿,但还没到绿宝石的程度。 有那么几块石头躺在河边,还没有磨圆。

我犹豫了一下,没捡。 对岸几棵杨树,影子倒在水里。 树上有一个喜鹊窝,建造得乱七八糟,真正的别墅,看上去都不怎么样。

真正的诗人,长得都很难看我对着河水发呆的时候,这两个家伙,就在我的旁边。

忘了在哪儿见过。

长江浑浊了。

长江约等于黄河。 我想起来了,就是在黄河,泥沙俱下的洪流中,有一个小酒窝。 孩子他妈脸上,也有一个。 黄河瘦,长江胖,还是胖的好。 胖的漩涡深,水多。

亲爱的。

在长江三峡,我再一次爱上了你。

我爱你,就像爱我的祖国。

下游的一座水库,把它吸了进去,像大嘴,嘬进一根面条。 责任编辑:王傲霏。